民科的问题不在于没学问,而在于不愿好好交流

题图

​首先要说明的是,“民科”是个贬义词,和“民间学者”是完全不能划等号的。有很多民间学者,学问不在学院、研究所的专家教授之下。今天说的“民科”,只是指那些不靠谱的研究者。相反,体制内也不是没有民科。只是里面有一个“民”字,容易给人身份歧视的印象。但一时也找不出更好的词来代替它,这一点需要特别说明。

自然科学有很多不靠谱的民间学者,比如搞永动机的,证明哥德巴赫猜想的。其实人文科学里也有很多,因为工作性质,这些年也见过不少。有时候我会和他们聊天,想知道他们是怎么考虑问题的,结果发现,这些民间学者的问题,只要不是装糊涂,全都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不能正常交流!

前几年无意中遇到一位“易学家”,天天宣传他的《周易》研究成果。他号称经过多年研究,发现《周易》是周文王和周公几代人记录的周朝创业史。而且,懂得了这个道理,就可以指导人生,规划未来,对青年的成长大有益处。

把史实和经典相对应,并不是一个多么离经叛道的思路。 顾颉刚先生就有《周易卦爻辞中的故事》。然而这位居然把《周易》六十四卦384爻全都对应上了史实!这就不靠谱了。

比如第一句“乾,元亨利贞”,他就说这讲的是周朝始祖弃的故事。然而为啥是这样,他的著作(自费印的小册子)里并没有任何证明和分析。只是说,就是这样,必须是这样,怎能不是这样?

这位研究《周易》的先生,我和他有过一段对话:

【易学家】某省图书馆的所有的《周易》,我都看过。

【我】您看的是哪一个版本?

【易学家】我在里面看了几个月的书,所有关于周易的书我都看过,他们的馆长对我佩服得了不得!

【我】……啊,对不起,请问您看的是什么版本?

【易学家】 我给他们讲了一堂课……

【我】(问一个版本就这么难吗?)请问您看的是什么版本?

【易学家】 什么版本?我才不管什么版本。

这位易学家可以说是民间学者里水平比较高的,读过不少书。他的小册子里,引用《尚书》、《吕氏春秋》、《竹书纪年》……甚至还有《楚辞》,看上去很是头头是道。然而和他一聊,他就滔滔不绝地讲他的发现,讲他的理论。从那时起,我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根本停不下来”!

里面当然到处都是逻辑上的缺陷,但不要说质疑,就连插嘴的空都没有。不要说插嘴,就连出于礼貌的告辞的空都没有!

实在是有事要走,我只能通过打断的方式,终止谈话。

在出版社还经常参加一些书展,这时候就会有很多民间学者去碰运气,跑到各大出版社的摊位上,去推销他们的成果,希望出版。一般这种人士的特点是:穿着旧衬衫,头发凌乱,身体瘦弱,四十岁以上。

比如我遇到过一个研究古文字的,拿着稿子向我推荐。他的主要论点,就是我们的汉字,都是从八卦中化出来的。而且写了厚厚一大部专著,目测有五十万字,人很精神,然而言辞也很犀利。其中一段对话是这样的。

【作者】我通过研究发现,汉字是从八卦中产生的。由八卦产生奇门遁甲,由奇门遁甲产生汉字。

【我】为什么奇门遁甲产生汉字呢?

【作者】诸葛亮就懂奇门遁甲。

【我】(怎么扯到诸葛亮上去了,还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啊)啊……那是《三国演义》里说的吧?

【作者】《三国演义》就是《三国志》,你读了这么多年书都不懂得?

【我】《三国演义》不是《三国志》……

【作者】我来告诉你,《三国演义》其实是简称。它的全称是《三国志通俗演义》!

鉴于不想继续被教育,我主动终止了谈话。

另外一位研究古文字的,说他到了黄河的某处,看到了水流的分叉,非常像一个篆书的“河”字,于是恍然大悟,悟到了“河”字的真正秘密,就是对这段河道的象形。而且认定,这个地方,就是产生“河”字的源头之地。至于“可”本是“河”字的声旁、黄河历史上改过无数次道,甚至这种分叉只是很随机的,明年水多点少点,可能就不一样了,他是完全不理会的。

还有跑到门口毛遂自荐的,比如有这么一位:

【作者】我发现了传统文化的核心密码。

【我】什么密码?

【作者】(神秘地四顾,看周围无人)我不能拿出来,除非你们肯出版,因为这必将轰动学术界,我不能事先泄密。只能和你简单一说。核心密码就是龙和凤。

【我】额……龙和凤(其实我还有点失望)……您不拿出来我们怎么能知道您这研究的价值呢?

【作者】这是用了我十多年的心血研究的。

【我】给您出至少要看到样稿,要不您还是到别的出版社看看吧。

【作者】我为了这个研究放弃了很多,包括家庭……

【我】……(你放弃家庭不用和我说吧……)

和这些人士打交道,发现了一个共同的特点:这些人动机和水平五花八门,要么就是停不下来,要么就是我说你听,要么就是打感情牌。总之,对于他成果的具体内容,是没有条件去质疑、讨论的。

研究小说的民间学者也很多。比如,因为我喜欢《西游记》,就遇到过很多研究《西游记》的人。我遇到过一位,自称掌握了《西游记》的大秘密,乃是《西游记》是一部影射明朝现实的书。玉帝指哪位,如来指哪位,孙悟空指哪位。嘉靖皇帝对应谁,张居正对应谁……至于这部书的形成过程,他似乎一点也不管。还有找我宣布发现了吴承恩真相的、《西游记》的真正作者……无非是在一些资料上加一些想当然的牵扯而已。

我还记得一个宣传黄帝文化的,竟然给黄帝编了年表,连黄帝哪年出生,哪年死,每年都干了什么都编出来,到这份上也就没法讨论了。可以看看印在他著作上的这“成果”:

123

​这位认死了《黄帝四经》是黄帝写的,不知6000年前的文字是个什么样的?

这些人士的研究领域,普遍集中在这几个方面:

1、上古史(周易、山海经、神话、春秋以前的三代历史……)

2、四大名著(作者、伏笔、秘密、影射、布的局、阴谋论)

3、文字学(集中在造字的本意,上图黄帝年表32岁时最后几行就是典型)

4、唐诗(某人写的是反诗,某诗影射什么事)

并不是所有的民间学者都这样。有的朋友自己就说:我这就是个自娱自乐,不要当真。这种朋友,虽然道不同,但是可以成为朋友聊天的。

其实任何人都是从无知到有知的,只要不是装糊涂,肯讨论,肯交流,修正问题,总会学到东西。无奈这里面有一部分偏执的,一部分玻璃心的,一部分撞大运的,还有一部分装糊涂的。这都是很难进行交流的。另外,任何研究领域,都有一个有着共识、规则的体系,所谓“学术共同体”,分享动态,互相评论,如果不了解这个,也是很难搞靠谱的研究的。

我之所以不愿意将他们划分为民间和学界,只愿意划分为行内和行外,是因为这种现象,并非只有学术界外的人士才存在。学界内部的,在自己研究的领域,尽可以发表意见。只要离开了自己的领域,哪怕是邻近的领域,也是容易出问题的。我自己闹的笑话多了去了。然而犯错再改,改完再犯,犯完还改,改来改去就积累了一些东西。

最后说一种玻璃心的,这种最难沟通。有一次有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士打到我电话上,具体聊的内容忘记了,总之是很不靠谱。简单推辞之后,只记得最后一句话,印象特别深刻:

【男士】学界太黑暗了,为了保护他们的既得利益,打压我这种研究者。我报国无门……

老实说,我都有拥抱他的冲动了!

还有一位关心时政的老爷子,大概和刚才那位发现传统文化密码的差不多:

我读书的时候,学校曾经收到过一封来信,上面写着“最有学问的教授收”,这可为难了。交给谁呢?说谁最有学问,估计别的教授都不干,工作人员就把它拆开了(估计他也写了很多封,寄到不同学校不同院系)。是一个安徽的老爷子写来的,要给中央献一条奇计。只要按此奇计行事,即可收复台湾。结果看了半天,大概意思,无非是说:国民党是从大陆过去的,在台湾各党派里,国民党对祖国统一最有感情。时逢台湾领导人换届,应该助国民党成功云云。行文风格和“三国志通俗演义”差不多。

大家一笑了之。不料过了几个月,马英九获任台湾地区领导人。于是又收到第二封信,还是这个老爷子写来的。里面腔调变了,满是愤愤不平和指责。说马英九已经上台,奇计已经奏效。中央既然用了此计,为何不通知我一声,也不论功行赏?我是怀才不遇,好似屈原一般,一定是谁把这条奇计贪功据为己有了!

最后说几条一般的规律:

1、在没有考古、文献等重大发现的前提下,揭开什么惊天秘密、历史真相、都是欺人之谈或自说自话。

2、搞学术研究必须进入学术共同体内部,接受必要的训练,了解研究现状和前沿动态,自己闷着头搞几乎是不可能的。

3、文学创作和学术研究不一样,论文和小说散文也不一样。不是说能写小说散文的就一定能搞研究。

4、退一万步讲,学者即使有打压谁的必要,精力都放在同行身上了,闲得去打压你一个外行做什么!

(文/李天飞大话西游,原文链接: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324236157179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