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梦媛:「租」Prada 的女魔头

作者:Melody

IDG 资本的副总裁楼军曾经做过一个调查:在一线城市,工作两到三年的白领,月工资通常在 7000——10000 元之间,除却房租,她们每月可以用于添衣的预算大概是 1000 元。

但是,通常一个年轻女性在步入职场两年以后,对衣服档次的要求就会有一次较大的提升,这样一来,每个月 1000 块的置装费就显得不那么够用了。

而且,对一线城市的女白领们来说,她们不会忍受连续两天穿同样一件衣服,这也要求她们必须购置足够数量的衣服,可一件衣服到底多长时间穿一次才是合适的呢?

经过调研,楼军发现,女性在挑选当天要穿的衣服时,一般会通过自己的机遇曲线来做决定,也就是说,如果她能清晰的记得一件衣服是之前什么时候穿过的,那她就不会穿,她要找的一定是一件自己很久都没有穿过的衣服,因为这会给她们一种类似穿新衣一样的新鲜感。

正如那句老话所说,女人的衣橱里永远缺一件新衣服。

这也是楼军投资衣二三这家公司的原因。因为衣二三在做的,就是让女性每个月花很少的钱,去穿到源源不断的新衣服。

基于共享的换衣游戏

刘梦媛是衣二三的创始人,在创业之前,她是一个在时尚行业浸淫了 12 年之久的资深媒体人,曾供职过包括芭莎 TV、光线传媒等多家一线时尚传媒公司。

CEO刘梦媛.jpg

在 12 年的「时尚女魔头」生涯中,刘梦媛一直以来所做的,都是教女性怎么买,以及买什么。那个时候的她觉得,女性都是天生的购物狂。

「我曾走访过 100 个职业女性,她们中的 76% 每年都要买 60 件衣服,就算每件衣服只要 300-500 块,这也是一个巨额的开销。」

「更重要的是,这些衣服只有 10% 是她们每周都会穿的,30% 可能每月穿一次,60% 一年穿 3 次,更别说那些买回来就从来没穿过的了。」

刘梦媛意识到,这是一种对衣物资源的极大闲置和浪费,这个事实让她对自己的工作感到罪恶,于是,她放弃了工作,决定出国旅行。

在国外的这段时间,刘梦媛切身感受到了共享经济的好处,一天,在澳大利亚的一间 Airbnb 里,她第一次萌生了创立「衣二三」的念头。

在她的设想里,衣二三提供的应当是一项可以让女性通过包月的形式无限次租赁衣物的服务,一次三件,就像是把 Uber 的模式应用在衣服上。它的价格不能太高,也不能太低,499,一件夏装或半件冬装的价格,刚合适。

791478272969_.pic_meitu_3.jpg

刘梦媛相信,衣二三卖的不是商品,而是服务,她把这种定额包月的形式称为会员电商。

目前衣二三在全球合作了 100 多个品牌和 50 多位时装设计师,她们想在这些时装品牌和下游这些千千万万喜欢衣服的都市女孩儿之间搭一座桥梁。

当然,这座桥梁一定是由技术驱动的,因为只有算法才能决定什么样的衣服会出现在什么样的女孩儿面前,也只有算法能决定一件衣服的利用率和运转效率是否达到了最大化。

正如刘梦媛所说,衣二三虽然不是一家最前沿的硬科技公司,但她们却是在用脑洞去解决一个实实在在的问题。通过这种共享经济的模式,女性不仅可以更加无负担的去迎合消费升级的浪潮,也减少了闲置衣物的浪费。

从今年 1 月份上线至今,衣二三已经覆盖了全国 35 个城市,拥有过万会员,并获得了两轮融资。

当然,如果看完此文,你对共享租衣的商业逻辑还是有诸多不解,那么下面这个视频或许可以帮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