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哥在注视着你」这件事,发生在我们身上究竟有多可怕?

作者:谁是大英雄

没有办法知道,在某一特定的时间里,你的一言一行是否都有人在监视着。思想警察究竟多么经常,或者根据什么安排在接收某个人的线路,那你就只能猜测了。甚至可以想象,他们对每个人都是从头到尾一直在监视着的。反正不论什么时候,只要他们高兴,他们都可以接上你的线路。你只能在这样的假定下生活――从已经成为本能的习惯出发,你早已这样生活了:你发出的每一个声音,都是有人听到的,你作的每一个动作,除非在黑暗中,都是有人仔细观察的。——《1984》


这是我在看完皮尔斯·布鲁斯南主演的最新电影《秘网追踪》之后,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念头。看到结束我才明白,即便一个人家庭美满,事业成功,但在不怀好意的黑客面前也有可能被扒的丝毫不剩。

it_theatrical_11x17.jpg

电影探讨的是其实是一个和我们密切相关的问题:如果你身边一切信息都被人追踪利用,对方想让你妻离子散,想让你家破人亡,你会怎么办?

有没有感觉这个情景似曾相识?是的,以前我们看的很多好莱坞特工电影,不管是《007》还是《谍影重重》或者《碟中谍》系列,不都是有这个桥段么?主人公拿着手上那一台无所不能的电脑(当然有的时候也可能是主人公一个很厉害的程序员朋友)黑进政府部门或者反派的电脑里,让人心跳加速地带走自己想要的数据,之后再战胜反派,这是再正常不过的桥段了,虽然他们的手段算不上多光明磊落,但很多时候,我们都愿意和看似「弱小」的主人公站在一边,只是因为他们面对的是强势邪恶的势力。

11241U125-0.jpg

电影中很酷的黑客,在现实中却让人担忧

可是,不知你有没有想过,既然政府部门的网络都那么好破解,那么换做是我们普通人,被人一直监视着,我们每天使用的设备被操纵了,又会怎么样呢?或者更进一步,在如今越来越智能化的生活当中,不光是我们的手机,我们的电脑,甚至是我们的汽车,我们的家具都被人操作,你无时无刻都处于别人的监视之下但是却无能为力,那该是一种怎样可怕的体验,这不由得让我想起了很多关于远程入侵关乎安全的事件。

kSvoHqm.jpg

2013 年 8 月,世界黑帽安全大会上,三位黑客展示了入侵三星智能电视并且通过摄像头监控主人的成果。2013 年底,一位名叫 DoctorBeet 的英国开发者、Linux 狂热爱好者发现,LG 智能电视会偷偷发送个人信息到他们公司的服务器,这些信息包括了观看者的频道和使用习惯。

今年 9 月 20 日,腾讯科恩实验室以「远程无物理接触」的方式,成功入侵特斯拉汽车,控制行车系统的车电网络(CAN 总线)权限,而 CAN 总线就相当于汽车的「大脑」,能够控制包括车窗、车锁在内的部分。

5c71d6733154471892fd3d703607116c_th.jpg

科恩实验室成功「远程入侵」特斯拉汽车

当然了,这样的事情越来越多的出现在我们的日常新闻报道中,而我们最为熟知的,恐怕就是「棱镜门」了,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情,我们才知道,曾经仅仅停留在理论的「圆形监狱」是可能存在的。

28.jpg

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圆形监狱之中

「圆形监狱」是杰里米·边沁于 1791 年构思的一座理想中的监狱,圆形监狱推翻了普通监狱的三个特征:封闭、剥夺光线和隐藏。在圆形监狱里,囚室是通风通光的,并且完全暴露在视线里。在这种结构的监狱中,每个人都不需要别人的看管,同时每个人也在看管别人。囚徒不知是否被监视以及何时被监视,从心理上感觉到自己始终处在被监视的状态,因此不敢轻举妄动,时时刻刻迫使自己循规蹈矩。从而实现「自我监禁」——监禁无所不在地潜藏进了他们的内心。

Repensar-la-Escuela-700x500.jpg

想想看,这不就是我们未来生活的写照吗?在未来,如果你开着搭载智能终端的汽车,看着智能电视,用着智能手机,家里的一切电器都是智能的,就意味着你很可能被网络数据所包围的,一旦被黑客控制,你可能会陷入生活的混乱,甚至是瘫痪。这样想想看,你还会觉得天天使用的智能手机那么关系密切吗?

01300000242726139263770293142.jpg

智能手机,不就是一个「圆形监狱」吗?

如果你经常关注科技行业的新闻,你会发现我们身边的各种产品(尤其是家电)都在朝着智能化的大方向去前进,也许你习惯于打开淘宝就看到后台推荐的自己喜欢的商品,你也习惯于一打开智能电视就看到自己日常最爱的节目,互联网很「懂」你,它们让你感觉生活很方便。但另一方面,我们就好像温水中的青蛙,在这样的环境中时间越长,越难以自拔。当数据已经能够对我们生活了如指掌,我们所有的隐私,也都变成了存储器上的图标、数据,无所遁形。

1984_Facebook.jpg

我们的数据早已经不是我们的,而是属于互联网

凯文·凯利在《必然》中认为,在未来,对于我们行为的记录会越来越多,未来的商业都是通过分析数据流来做决策,而那些掌握数据的公司才能赚到更多的钱。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样的一种未来,都让我们处于一种被「剥开来看」的不自在状态。即便是我,也不能确定这样的未来是不是一件好事情,就像《黑镜》之所以能引起关注,就在于认真思考了在我们所处的不远将来有可能会发生的信息安全的情况。

纯粹意义上的保护隐私这件事其实已经形同虚设,即便你不使用互联网,你也很难避免你的朋友,你朋友的朋友使用互联网,他们会在一些场合提到你,拍到你的照片或者视频,发布到自己的朋友圈或者状态之中,而你对此却一无所知。要解决他的办法恐怕就是完全退出这样一个大时代,就像《秘网追踪》的最后皮尔斯·布鲁斯南让另一个网络专家帮自己销毁了所有的数据,而且还放弃使用智能汽车,开了一辆完全依靠人来操作的汽车去复仇一样,也许,最终我们想要从温水中跳脱出来,会付出非常大的代价。

22169654.jpg

那么,我们每个人还有隐私空间存在吗?对这个问题,我倾向于选择乐观,尽管网络已经将我们的生活挖掘了七八成,但是留在我们生活当中点点滴滴的真诚、感动、喜悦、伤心,或许是在那一头的「黑客」所看不到的,唉,原来说来说去,还是「爱能拯救世界」啊!

图片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