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首打油诗看鸟类的独特习性

文/钟蜀黍满脸黑线

 

前几天我在微博里写了几句打油诗“食脑狂魔大山雀,虐杀凶神小伯劳。蓝鹭轻取短吻鳄,皆是嘲鸫裙下臣。”每一句都有现实依据。

适应于飞行以及相应的高新陈代谢率,现生的各种鸟类几乎都只摄取高热量的食物,如各种昆虫、甲壳类、贝类、小型脊椎动物如鱼类两爬兽类直至各种中小型鸟类,植物来源也只摄取果实、种子、根茎等富含糖类的部分。与同为温血动物的哺乳类不同,鸟类对食物热量的要求更高,除了生活于南美洲的麝雉,没有一种现生鸟类以植物的叶子等低热量部分为食。在一些观察报告中,即使主要以根茎果实种子为食的鸟,遇上易获得的动物性食物也会毫不犹豫下嘴,比如各种雁鸭和涉禽。总体上说,大多数鸟类是机会主义的捕食者,纯肉食性的猛禽也在鸟类的的多个演化支中出现。

理解鸟类对于食物热量的需求,对于鸟类看上去特别的一些食性和行为也就不惊讶了。

看上去灵巧可爱的欧亚的大山雀,有时会捕杀体型仅略小于自己的鹀类和其它小型雀鸟甚至蝙蝠,最后只取食这些动物的脑组织,看上去如食脑僵尸一样恐怖,其实脑组织富含高热量的脂类,是不错的食物来源,对于大山雀来说是值得的冒险。想想脑花火锅吧。

大山雀捕杀取食其它小型鸟类(还有蝙蝠)的脑组织

大山雀捕杀取食其它小型鸟类(还有蝙蝠)的脑组织

雀形目伯劳科的鸟类体型比山雀大不了太多,却更加凶猛,它的主食是各种昆虫和小型脊椎动物,常见的一个行为是把捕获的吃不完的小动物挂到树枝或者铁丝网上风干曝尸,等食物短缺时再来取食。

灰伯劳和红背伯劳做"风干肉"

灰伯劳和红背伯劳做"风干肉"

美洲的大蓝鹭和欧亚的苍鹭都是体型比较大的机会主义捕食者,水边游弋闲逛,主要吃鱼,但别的动物性食物也是逮啥吃啥,别说吃罗非鱼、蛇、鳄龟、小鸭子、大鸭子和小兔子,偶尔吃个把幼年短吻鳄也是小意思。

苍鹭的各种食物

苍鹭的各种食物

另外,动物尸体某种意义上也算是相对稳定的高热量食物来源,鸟类中鹰形目的几种兀鹫、美洲鹫目的几种美洲鹫、雀形目鸦科的一些成员都成为了专职的食腐者。

最后的嘲鸫的行为和食性并没有太大关系,鸟类中不乏体型小但能与猛禽搏斗、把鹰或鸮揍哭赶走的成员,尤其在繁殖期带娃的时候,嘲鸫在此特别勇敢突出一些。也因为勇敢善战,小嘲鸫Mimus polyglottos是美国5个州的州鸟,电影《饥饿游戏》的最后一部的名字mockingjay是混合了嘲鸫mockingbird和另一种虚构的鸟jabberjay,多少取了其以小搏大之意。

嘲鸫斗殴各种猛禽

嘲鸫斗殴各种猛禽

(原载作者新浪微博,文字略有调整。图片摘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