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 2016 日内瓦钟表大赏评委常伟:每一块获奖表款都实至名归

2016 日内瓦钟表大赏在 10 日已落下帷幕,由 29 位由业界专家组成的国际评委团,分两次投票评选出的 12 枚顶级时计在日内瓦 Léman 剧院被一一颁出。可是这些腕表是如何被选出来?评选过程是带有个人感情还是仅凭专业知识?哪些腕表实力超群却最后落选?我们在颁奖礼结束的第二天连线了还在日内瓦工作的本次大赏评委之一常伟老师,为你独家揭秘钟表大奖的评选内幕。

延伸阅读:全部获奖时计可在《2016 日内瓦钟表大赏获奖名单出炉,看这里一次了解所有获奖表款》当中看到。

常伟

钟表鉴藏家,瑞士钟表大奖赛评委,澳门 DFS 名表展特约专家,北京收藏家协会相机钟表专业委员会副主任,著有《钟表收藏知识 30 讲》、《中国与钟表》、《名表名鉴》等书籍。

首次参与日内瓦钟表大赏评选,投票时会放入个人感情

接受采访时,常伟刚结束了在日内瓦繁忙的工作,他说累了这么多天,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不过对于此次受邀参加大赏的评委,常伟还是很开心的。“整个投票被分为了两个阶段,分别是在 7 月中从报名腕表中每个品类选出 6 支,在 11 月颁奖前从这 6 支中投票选出最终获奖腕表”,常伟透露到。

常伟说整个过程并不是很累,由于评委都非常专业,所以对于每个类别的评选都会用专业的标准去衡量。可是由于评委来自世界各地,不同的文化背景导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偏好,所以在投票中多少都会放入自己的感情。“比如我是来自中国的评委,当然会对国表多少会有偏爱”,常伟说到。

西方人对东方文化的理解不够,导致国表落选

今年万希泉和廊桥报名参赛两个类别的角逐,常伟觉得这一方面说明这个奖是国际化的,不仅仅是只针对瑞士品牌,另一方面也说明中国人参与的意识越来越强,想向世界展示国人对钟表的理解以及国表在技术和文化方面的突破。

虽然落选的原因是很多方面的,但常伟认为评委大部分来自西方国家,对中国腕表的发展不太了解,评选时就仅仅停留在表款的层面。当然,同组别腕表的竞争也相当激烈,例如陀飞轮组。但常伟认为国表在手工艺术腕表这个组别虽然很大希望,但毕竟西方人对我们的手工艺也不是太了解,所以最后也没能得到高票数而落选。

票数分散导致多个知名品牌落选,芝柏复杂功能女表最实至名归

今年宝格丽和宇舶表的落选让人惊讶不已,要知道这两个品牌可是各大钟表奖项的常客,无论从机芯技术还是创意设计层面都已跻身世界顶尖水平。常伟分析说:“这可能是因为 29 个评委各有各的喜好,票数相对分散导致的。”他认为今年同样是遗珠的还有播威表和萧邦。

常伟认为今年最大的遗珠应该是参加复杂功能类别竞选的播威表 Shooting Star 腕表,这个表款今年在国外的曝光率是相当之高,大家谈论的也很多。同时在陀飞轮组别,播威的运动型陀飞轮给传统的陀飞轮功能带来了更多创新,可是最后也落选了。常伟说:“这就说明每个评委都有自己观点,导致票数分散。因此在最后结果出来后,大家才会有一个综合的评判。”而最实至名归的表款,常伟认为一定是芝柏的陀飞轮,这款表不仅外观够美,功能性也在同类腕表中技高一筹。

全新品牌获得金指针奖,传统制表的价值是获奖关键

Ferdinand Berthoud 获得了全场最高奖项让人颇感意外,一个去年才建立的品牌推出的第一款腕表就获得如此高的奖项,常伟认为这才是这个奖项价值观的呈现。首先这个名字是相当古老的,只是去年被萧邦家族复兴了,其次 FB 1 这款腕表无论在芝麻链的设计,还是机械的结构都是用传统古法去制造陀飞轮的。

常伟说最后评委选择了它,是因为这个品牌代表了制表的传统、历史和文化,这些也是这个大奖赛所想传达的。组委会希望保佑这个理念的品牌能加入到竞选中来。常伟最后总结到:“这个奖项的评选也是奖项价值观的体现。”

帝舵青铜表性价比很高,豪雅复刻 70 年代计时表获得评委肯定

特别奖项中,小指针奖给了帝舵,而复兴表给了豪雅。这两款表在中国也都家喻户晓了,常伟说小指针奖的设置本意就是要颁给性价比很高的腕表,而帝舵这款表价位很适中,青铜的材质有非常有特色。不过在这个类别中其它入围品牌性价比也很不错,例如真力时的飞行员腕表。

常伟认为:“在看待复刻表时,评选就不仅在于表款本身,而是在于这款表在当时创作推出的年份中所呈现的价值。”因此在复刻表领域,常伟将票投给了豪雅 Heuer Monza 计时码表。他说这个品牌因为一直在坚持计时码表的创作,特别是这次参赛的表款是复刻了 70 年代石英风暴时出产的一款计时码表,在那个特殊的时期还能坚持做机械表的精神是值得肯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