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SANKUANZ 上官喆:创作者的少年心性

10 月底的成都,从温度到街上行人的装扮都已经切换到了深秋模式,但真正懂这座城市时尚灵魂的人知道,成都的春天才刚刚到来。

干槐树街,这个“IFS 和成都远洋太古里隔壁的隔壁”,这个在成都的城中心,但又跟很多城中心小马路一样安静低调。我们在位于这里的著名买手店 DressingForFun 耍衫,和上官喆进行了一次对话。

布满新装、包袋、配饰的门店里弥漫着淡淡的音乐,上官喆就在当中和人站着闲聊,没有一点架子。单看他的样子:年轻、灵活,带一点小傲气,很难想象他就是那个以“坏孩子”形象让人印象深刻的独立设计师。不久前,他刚在时尚设计类的综艺节目《我的新衣》上和超模何穗以及英国潮牌 KTZ 合作,还在 2017 上海春夏时装周的 Fashion Rocks 上与英国新锐歌手 Charli XCX 一起来了次唱歌和展示服装齐下的走秀。

我们的聊天也从那次走秀开始。之前上官喆的设计都以男装为主,为了 Charli XCX,他也破例设计了女装——这让上官喆那些喜欢他设计而不得不买最小号的女“粉丝”们有点“嫉妒”,同时也隐隐期待他能真的开出女装的条线。对于到底会不会开女装线的问题,我们也很想知道。

上官喆不假思索就回答了这个问题,“可能不会出单独的系列,不过也会准备一些 look 放在我们的男装系列里边。”的确在当下的时装环境里,男女装之间的界线其实早就没那么泾渭分明,越来越多品牌尝试合并办秀,也有艺人和消费者开始大胆突破性别的限制,尝试起了“女装男穿”和“男装女穿”,单独做系列似乎确实没那么有必要。上官喆提到的单独做 look 也不失为一种解决办法,一方面能满足现有消费群体的需求,另一方面又能激发起人们新的穿搭灵感。

同样在时装界成为潮流的还有联名设计,几乎天天都有设计师跨界出联名款的消息传来。上官喆也在不久前发布了和左小祖咒的联名合作系列,用拙劣的米老鼠卡通形象加上拼贴挪用的方式,来诠释设计师对这位荒诞戏谑派摇滚歌手的欣赏和认识。

联名的想法也非常有趣,“因为我和左小祖咒认识了很久,一直都是朋友,所以就想要一起做点什么东西”,就是纪念一下这么简单。而外界对左小祖咒的种种看法,上官喆也并不能认同,“左小祖咒这个人就是,如果他很认同你、喜欢你这个人的话,其实你做什么东西他不太管”,言语中有种小自豪,“上次我们在优酷还一起做了次演出,他还带着他的乐队一起来,其实都特别的顺利。”当然更多的是创作者之间的彼此欣赏和尊重,“认识久、有默契是一个方面,我觉得左小祖咒是个非常尊重创作的人吧,因为他自己也是个创作者,他知道该怎么做。”

当然对于国内越来越多独立设计师玩联名,上官喆也觉得这很好。联名意味着不同思想的碰撞,碰撞就会有火花,在他看来,有新的想法、创意出来是件很好的事。

当然了,设计师的交流碰撞并不限于和某个独立的个体,如果能和更大的品牌一起合作,那么对设计师而言得到的或许是双倍的成长。之前上官喆的品牌 SANKUANZ 也和 VANS 有过合作,但是对下一次的畅想,上官喆保留了自己的“同”与“不同”。

“同”是指有相似的文化思想基础,“还是基于青年文化吧”;“不同”则在于对品类的选择,“品类的话,还是服饰以外吧,想尝试其它领域的东西,开发新兴趣”,不做服装也不做鞋帽,最好是能进入一个完全没触碰过的新领域。

当天的耍衫留了一大片区域给 SANKUANZ 的新品做陈列和展示,在我们采访的过程中不断有人拿着新品上身尝试和拍照,连声说“好看”。从那些表情和不间断的试衣动作来看,这些人是真的很喜欢。这或许要归功于耍衫的专业氛围营造以及在成都时尚爱好者心中的好口碑。

老板艾卓在 2012 年开设了耍衫,又在 2015 年新店开幕,依靠着好品位和对成都时尚消费的引领性,艾卓今年还入围了 BoF 500 榜单。现在耍衫里固定有十几个品牌及其单品,不乏中国设计师的作品,每一件单品都会是店铺主推,独特的选衫风格和理念吸引了 15 到 45 岁的宽范围客户群,这些客人不管是心态还是穿着都非常年轻。

无可避免地,我们还是问了上官喆关于耍衫以及成都买手店市场的看法。“很了不起”是上官喆对耍衫的评价,在他看来,耍衫已经很久了,其实买手店在中国其实也是刚开始的一个行业,经营还是相对比较辛苦,需要一定的理想才能坚持得下来,所以耍衫的资历和表现都对得起这句“了不起”,而且他也认为耍衫的未来一定会走得很好。

聊天中,上官喆坦言自己不太清楚一二线城市应该怎么区分,“我就住在太古里那边,我感觉这里相当厉害,已经是很国际化的一个区域了”,在他看来,成都“有连卡佛也有这样(指耍衫)的买手店”是很厉害的。第一次来成都的上官喆觉得成都时尚氛围浓厚而且有趣,其实并不输北上广。

关注青年文化的他尤其提到了成都的年轻人,他觉得这些年轻人很活跃,不仅是在时尚方面,在流行文化和亚文化、地下文化范畴内,成都年轻人们的表现都非常活跃,这也让他更加看好成都和成都的市场。不过上官喆也直言,当下我们认为的“时尚中心”,也就是市中心的太古里和 IFS 在他看来还是更偏向奢侈品,因此他也希望能真正了解成都年轻人到底喜欢到哪里逛、聚集在哪里玩,这对他来说或许更有意义。

当然,我们总是习惯在每一次采访的结尾提问对方的理想生活是什么,上官喆这次也不例外。不过和之前的快速作答不一样,在这个问题上,上官喆竟然有一点“卡壳”,想了一会儿他才说还是希望能毫无牵绊做自己想要做的设计吧——身为创作者,果然还是把创作自由和思想自由看得很重要。

明年一月,上官喆还将在巴黎举办自己的秀,现在的他也正在为此忙碌。但不管去过多少秀场,和大名鼎鼎的谁合作过,上官喆总有些坚持一直没变,就是保持对人事物敏锐的观察,以及对创作的高度热爱。这或许也是一种创作者的少年心性吧。

编辑:司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