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行业两重天:快时尚的“压榨劳工”和奢侈品巨头们的“性别平等”

2014 年的夏天,我们曾经写过一篇报道,聚焦全球底层服装制造业的罢工、抗议以及用人方式的倾斜。当时我们以为,在全球纺织业工人的权益意识逐步加强的现在,用低廉的时薪捆绑劳工们青春的时代已经要逐渐翻页了,但在 2016 年的冬天,情况却愈演愈烈了。

不止是服装制造业的从事人员们在抗议罢工了,连物流仓储相关的工人们也在表示不满。TOPSHOP 的在线分销仓库工人上周宣布将于本周开始进行罢工,来抗议公司过低的薪酬——英国生活工资委员会规定 TOPSHOP 应该付给工人每小时 8.45 英镑(约合人民币 72 元),但 TOPSHOP 却只肯给出英国最低工资标准 7.2 英镑(约合人民币 62 元)的时薪。这些工人们拒绝接受不合理的报酬,因为他们选择黑色星期五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来发声,借由订单处理压力来向掌权者抗议。

服装制造业的剥削现象也并未减轻。美国加州劳工部做了一项调查,发现南加州 77 家独立工厂里有 85% 的工厂都涉嫌劳工侵权,这些服装厂为 FOREVER 21、TJ Maxx 等快时尚品牌制作衣服,但时薪还不到美国规定最低时薪的一半,仅为每小时 4 美元(美国规定最低时薪为 10 美元)。而且快时尚品牌所采用的廉价布料和大量使用的化学品也在影响着这些劳工们的身体健康。

即使在“全球第一服装制造工厂”的中国,这种情况也屡见不鲜。7 月底,香港 NGO 组织 Students and Scholars against Corporate Misbehavior 发布了《品牌企业社会责任伪善背后的真实现状:ZARA、H&M、GAP 中国供应链调查报告》,当中揭露了快时尚代工厂们对劳工的不公待遇——虽然快时尚品牌们标榜会给代工厂工人们合理的福利和休息时间,但实际上品牌下达的巨大工作量让代工厂们只能加班加点完成,福利只是一纸空谈。

相对应的,劳工们每个月平均加班 100 多个小时,远超过法律规定的加班时间,而工作时间也从早上持续到半夜。由于产量过大,原料和成品都只能积压在厂房内,厂房内长期保持高温和不通风的状况,甚至连基本的岗前培训和安全设备都不过关。

“血汗工厂”在几个世纪前就已经产生,但随着市场的不断发展,这种现象并没有得以改善,反而披着“社会进步”的皮得以继续存活。快时尚品牌在过去几年内大举扩张,它们让消费者习惯了用最便宜的价格和最快的速度买到时下流行的款式以及单品。当原材料、店面租金、宣传营销的成本都在不断增加的时候,快时尚品牌们想从代工厂那里减少开支,而这种缩减直接影响了劳工们的根本利益。

但与此同时,时尚行业的另一边——奢侈品牌们又在发起新一轮的职场平等活动。LVMH 开启了“EllesVMH Connect”的新项目,要着重解决职场性别平等的问题,目标是在未来四年内 LVMH 执行委员会会有半数成员是女性。无独有偶,Kering 也在积极相应联合国的两性平等运动。

在时尚行业中,快时尚品牌和奢侈品牌向来壁垒森严,如此的待遇分化反应的也是不同类型品牌们对受众的服务态度。

快时尚品牌信奉着“快”是万事之源,尽可能获取最大化利润也就是重中之重了,尽管各种劳工权益保障人群都在呼吁消费者们不要再购买廉价的大规模生产的快时尚品牌,对服装的道德性做出选择,但以 ZARA 为首的快时尚品牌还是在飞速发展。而奢侈品牌的消费人群更愿意为品牌文化与价值买单,这不一定是奢侈品牌们这么做的原因,但就消费者的角度来说,奉行职场性别平等原则能让奢侈品牌的消费者们对品牌产生肯定和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