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幻乐造一场梦,一次王菲演唱会 VR 直播背后的欲与求

作者:小猴子sunny

VR 消弭了空间的阻隔,于是我们可以在同一个夜晚听西藏的小和尚念经,看一个九头身的模特在巴黎的街头乱逛。空间的瞬间转换延展了我们的肉身,那种沉浸感让我们欲罢不能。

Snip20161231_8.png

而当空间维度和时间结合,我们的欲望被放大,然后又再被满足。1 万人坐在上海奔驰梅赛德斯中心,50 万人点进了微鲸 VR 里王菲演唱会的 360 度直播页面。

虚拟现实,时空流转,也是一场幻乐。

永远在离舞台最近的地方

微鲸 VR 参与了王菲演唱会的内容分发,并没有参与演唱会的拍摄和制作,不过他们在自制内容方面其实也是老手了,锤子 M1/M1L 发布会和《中国新歌声》都出自他们之手。

VR 和传统电视的结合是微鲸 VR 在过往最驾轻就熟的一件事,因为内容版权方面的优势,微鲸 VR 和灿星达成了合作,负责了《中国新歌声》VR 版的录制。

在摄影棚里的 VR 拍摄机位固定,可以用来调试的时间也比较充裕,所以并不需要太过提心吊胆。当然,这也意味着「创作」和「艺术」的发挥受到了一定程度的限制。

Snip20161231_1.png

现阶段的电视节目录制还是以传统电视为优先,VR 版在其中往往被要求做到很低的画面存在感,需要处处避免拍摄设备出现在电视画面中。至少在目前来看,电视画面里歌手的身边立着一个外形奇怪的 VR 摄影机还是不能被接受的。

录播一季《新歌声》并不可怕,可直播一期在鸟巢的新歌声总决赛,就是完全另一回事了。

让微鲸 VR 直播团队负责人仝晓亮和他的团队心急如焚又无可奈何的,首先是「该死的」天气。在鸟巢的露天直播遭遇了连日的阴雨,微鲸 VR 的直播团队只好在现场干瞪眼。设备被防水布遮着,舞台上一点点开始积水,而整个团队什么都不能干。雨一直下,直到直播当天的下午。

新歌声决赛的 VR 直播在仝晓亮看来是非常不完美的,它和卫视的电视直播一样充满瑕疵,在天气扼杀了前期绝大部分的准备时间之后,便再没有人能保证一场被迫仓促的 VR 直播的观影体验了。

这种因为主客观并发的不够成熟而造成的不稳定是现在 VR 直播的整体现状,它离高度工业化还有距离,绝大多数的时候它的优先级是在传统电视之后的。

Snip20161231_7.png

但如果你相信 VR,你便会和仝晓亮一样,在等待产业成熟的过程中,坚持把观众和他们的意志都带到离舞台最近的地方,因为那是传统电视无法做到的。

VR 直播如何替代现场?

「在现场」是所有 VR 行业里的人最爱提及的一点,对热门综艺来说是自然是如此,而仝晓亮和他的团队正在更高频尝试的体育赛事 VR 直播也是一样,比如很多球迷又爱又恨的中超。

在足球比赛 VR 直播这件事上,微鲸 VR 的直播团队可能是这个行业里最「参数党」的了,从机位的数量到带宽的要求,再到输出给用户的画面分辨率,他们追求着很多其它团队不曾追求过的「极致」。

Snip20161231_6.png

8 到 10 路 VR 直播信号,对于一个面积超过 7000 平方米的足球场来说不算多,但在 VR 直播这个领域里目前是最奢侈的。

当仝晓亮说现场的「带宽」是他们做不做一场体育比赛直播的关键前提时,他的眼中充满了对内容和体验的「洁癖」。在微鲸 VR 的直播业务渐渐铺开的过程里,有不少赛事的主办方找到仝晓亮想付费尝试 VR 的全程直播,带宽要求常常是被放在放在第一位的。

专线的带宽成本非常高,这个有过办会经验的人都了解。在不同城市的球赛直播里,仝晓亮的团队常常需要向当地的电信运营商专门申请网络专线,成本一般都会在几十万。「30M 是我们的底限,但如果只有 30M 的带宽我会非常纠结,」仝晓亮因为这个数字而推掉了不少 VR 直播的合作,「能给到 50M 或是 100M 对我们来说才会比较好受一些。」

在大多数时候,类似超高带宽这样的硬件基础成本会让微鲸 VR 的直播在画面传输出去之前就变得很「奢侈」,但这似乎会是仝晓亮和他的团队一直坚持下去的一个原则。于是,输出的画面也必须是 4K 就不那么让人吃惊了。

4K 加上高码率,这是绝对走在用户前面的一个选择,对绝大多数 VR 用户来说,现在他们身边的硬件其实是无法支持的。但仝晓亮说这是一个微鲸 VR 必须提供的选项,因为只有那样才可能让用户好好看一场球。

Snip20161231_3.png

球场的空间太大,视野又太广,即便是 4K 的分辨率也会在那样一个广阔的空间里被一下子消耗。仝晓亮觉得,那一颗球在观众的眼里其实还可以更清晰。

而关于 VR 直播这件事怎么挣钱,微鲸 VR 却一直没有如内容本身一般去琢磨。在今年最后一个月的倒数第二天,他们终于第一次尝试了内容的付费,人们无比关注的王菲演唱会引入了 VR 直播,而微鲸 VR 是两家内容分发平台之一。

内容先于商业,整个微鲸 VR 都透露着这样的执着。

VR 直播如何超越现场?

VR 营造了足够的临场感,而直播本身是一件强互动的事情,当它们一起发生的时候,就必须要开始思考一些新鲜的问题了。

比如 VR 直播的交互,这是每一个投身 VR 的人都绕不开的问题。在记录片里它表现为对观众身份的定义,观众可能不是观众而是角色之一。而在直播里它则是身份确认后的无限延展,观众就是观众,然后呢?

仝晓亮和他的团队已经开始针对足球比赛进行了一些尝试,比如把 VR 直播变成了可以组团和社交的一件事。

一群球迷可以相互邀请进入一场球赛直播的直播间,大家在互联网上进入了同一个「房间」,而在球赛现场则紧挨着做在了一起。身边的人可以聊天可以社交,除了不能碰杯推搡之外,该有的欢笑和吵扰都没有少。

增强社交是所有直播平台都在努力尝试的一件事,但当它处在 VR 的环境下,对技术和交互方式的突破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一种全新维度的交流方式之下,机会和挑战一定是并存的。

现在微鲸 VR 的直播社交还在开发阶段,后续会陆续加入语音、文字、表情和礼物的模块,让观众可以在一个虚拟的空间里进行实时的交流。仝晓亮和他那个原本很「硬」的团队正在全力拓荒,因为下一步一定是让自己变得比现在更「软」。

Snip20161231_9.png

同样的尝试微鲸 VR 还运用到了美女网红的秀场直播里,在微鲸 VR 的秀场直播里,观众可以和主播进行实时的虚拟现实互动,这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而传统秀场直播的固有模块也在 VR 直播里得到了感官体验上的增强,礼物都是亲手直接给的。

严格意义上说,这已经有点靠近 VR 游戏的范畴了,不过也许「VR」和「直播」交集的边界真的就是「游戏」呢。

这件事比 VR 和直播都更立体,现在看来,王菲的一场演唱会才是刚刚开始,我们似乎真的无法阻挡它的入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