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洪武皇帝及一众开国元勋是如何被发明为回族的?

题图

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大明洪武皇帝及许多开国元勋,都是濠州钟离人,也即今安徽凤阳人。一帮子穷乡亲,几代受尽蒙元欺辱的安丰路南人,揭竿而起,打下江山,这一路艰辛,不济的时候,咽的是珍珠翡翠白玉汤;发达的时候,吃的是猪肉炒黄菜, 蒸猪蹄肚外加猪肉脯(见明人徐大任《 南京光禄寺志》)。人生如梦。

人们只当世人偷金食银偷女子,不料想这世上还有一种人,偷人祖宗!

忽然有一天,这一众收复了那丢失四百年的幽云十六州的汉人英雄,被某些人发明成了回族,信了回教。真真是奇耻大辱!他们拜的是谁? 坐北朝南,他们拜的是天地君亲师,他们何曾撅着屁股西向叩首?!

迟至民国,朱元璋是回民的谣传已然不绝于耳。但是当时的回民史学家,还是有着作为历史学家的基本道德与羞耻心的。比如上海商务印书馆民国二十九年出版的云南回民史学家傅统先所著《中国回教史》,即提到这种谣传,并自行辩伪:

1

《中国回教史》,傅统先,1940年。

或谓明太祖朱元璋为回教徒,并举其五证曰:“一、其表弟郭孝子为回回;二,其后马氏为回教世家;三、因其位尊而反教;四、建文帝出亡有疑为赴麦加朝觐者;五、建礼拜寺。”此说多推测之词,极不可信。《明史》纪事本末,言太祖“少时尝苦,父欲度为僧……年十七,九月入皇觉寺为僧。逾月僧乏食,太祖西至合淝,历光、固、汝、颍诸州……崎岖三载,仍还皇觉寺。”又《明会要》云:“曩者父兄因某幼疾舍入皇觉寺,父母长兄诸丧……次兄出赘刘氏,某托迹缁流。”如其家庭为信奉回教者,则太祖少尝苦病,其父当绝无欲度之为僧之理,稍长亦不致入寺为僧。且马后之父郭子兴亦恐非回教徒,因今年南京掘出郭氏之墓,所用棺材系四大木板作成,回教徒不用棺材也。故前说不攻自破。

以各种回族发明史甚嚣尘上的今日回眸来看,这样的辨伪,是令人尊敬的。我们尊敬的不是谁的祖上莫须有的皇帝,我们尊敬的只是作为一个历史学家基础的文品与人品。

而放弃这种严谨的治学态度,仅凭野史与传说而将大明开国元勋大量发明为回族,起自五十年代。中央民族大学教授李松茂《回族史指南》中,有这样一段论述:

2

《回族史指南》,李松茂,1995年。

《回族人物志》(明代),白寿彝主编,宁夏人民出版社1988年出版,收入回族人物三十余人。本册特点是将以前”存疑“的常遇春、胡大海、丁德兴、沐英、蓝玉、冯胜都正式写入。

这一段,可以说明两个问题:

一、“存疑”的引号,是典型的春科笔法,以李教授否定之否定的态度,这些大明开国元勋无疑都是回族;

二、那么谁来将这种不存疑的存疑坐实呢?拉虎皮作大旗的,自然又是该发明学界的明灯、导师、伟大的舵手的白寿彝先生。

3

《中国回回民族史》,白寿彝主编,2003年。

但是这里,我必须要说,这时已经七十九岁高龄的白寿彝,大概真的只是被人当了一次虎皮。

在完全收录有《回族人物志》的中华书局新版《中国回回民族史》的彩页中,有这样一幅照片。中间的白寿彝两侧的,是副主编马寿千与李松茂(前书《回族史指南》作者)。

4

而所谓白寿彝“主编”的《回族人物志》,白寿彝确实只是挂名,其中第一篇,扛鼎之作,正是这位马寿千。

那我们便以常遇春为例,来看看这位大明开国元勋被定为回族的论证过程:

5

《中国回回民族史》,白寿彝主编,2003年。

文章以这样一个“不知道为什么,但一定是”的论调开始。其后是按照《明史》讲述的长达六页的常遇春生平,从生到死,三十九载的光辉人生。

但是他为什么是回族呢?终于,在文章的最后一句,马寿千与韩新光给出了一个震烁古今史学界的论证:

6

《中国回回民族史》,白寿彝主编,2003年。

相传常遇春的父亲是一位阿訇,但不见于史书记载。

我想文盲看到这句都会油然有成为历史学家的宏愿。任何事情,只管天马行空地说将出来,然后最后来一句:这是史书没有记载的传说。

这他妈的算是哪门子历史研究法?

好吧,就当是考证秘笈,不能示人,那我自己来查查该发明界除了 “传说他爹是阿訇” 这句神乎其技的论证之外,是否还有其他“严谨”的论坛?终于,找到一本一九八三年出版的专著《常遇春》,而作者是谁呢?作者正是 “传说他爹是阿訇”一文中联名作者:韩新光。

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

7

《常遇春》,韩新光,1983年。

8

《常遇春》,韩新光,1983年。

9

《常遇春》,韩新光,1983年。

10

《常遇春》,韩新光,1983年。

好,让我们来总结一下韩新光科学家的论述过程:

因为:

1,常遇春的亲家冯胜的回族;

2,传说常遇春是回族;

3,传说常遇春部下有很多回族。

所以:

常遇春是回族。

我还能说什么呢?如果逻辑紧密、天衣无缝的论证过程,我还能说什么呢?

好吧,我只略说说韩科学家费力最多且有分枝论证的第一条:常遇春的亲家冯胜是回族。

冯胜为什么是回族?

因为:

有一本收藏在沈阳市伊斯兰教协会的《冯氏家谱》说冯胜是回族;

所以:

冯胜是回族。

我们村有一家人姓李,家谱上说始祖是唐太宗;我们村还有一家人姓赵,家谱上说始祖是宋太祖;我们村还有一家人姓东方,实在不好找,新续家谱上说始祖名讳不败!

这种东西,能用来论证严肃的历史?大概韩大科学家自己也觉心虚,所以收录进《中国回回民族史》中的文章,只写了结果,没有敢写原因,而是虚标了一句 “传说他爹是阿訇”。

还是那句话,如果作为一个历史学者,只需要敬畏历史,敬畏自己的文品与人品,自然可以得到尊重。民族也是一样。

如果指望这些虚妄的历史发明,只怕画虎不成,反类其犬。

(文/弗虑弗为 ,

原文链接: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97968331099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