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片推介|《树大招风》:贼王末路

首发:电影世界杂志 微信id:cinemaworld

电影《树大招风》讲述1997年初,内地出生、威震香港的三大贼王叶国欢、卓子强、季正雄互不认识,却因巧合同时出现在了一家酒楼中。此后,江湖上便风声四起:众人以为三大贼王要趁回归前联手做一件大案,成就犯罪界的最后辉煌。而三人起初却懵然不知。

       三位年轻导演都是杜琪峰于2005年发起的鲜浪潮奖的获得者,电影最初设想也来自监制杜琪峰:三位导演分别拍摄一位“贼王”的故事,其中欧文杰负责任贤齐饰演的叶国欢、黄文杰负责陈小春饰演的卓子强,许学文则负责林家栋饰演的季正雄。然而在本片中并非独立呈现,而是全程三线融合。

       不同于一般香港黑帮片,反高潮的结局是本片一大惊喜,此外对于《树大招风》而言,角色塑造比故事本身重要。三大贼王确有其人,叶国欢即叶继欢,卓子强即张子强,季正雄即季炳雄。导演们就各自部分领着独立的编剧团队大量搜集资料,然而为了使片中三人的最后时刻归于97年香港回归前夜,进行了不少改编,对人物身世、性格、作案动机也都做了创作。《树大招风》的英文名Triviṣa指佛教三毒贪、嗔、痴,即世间众生之所以沦入苦海不得解脱的根源。这三字或许对应三人。

《树大招风》的英文名Triviṣa指佛教三毒贪、嗔、痴,即世间众生之所以沦入苦海不得解脱的根源。



       饰演卓子强的陈小春,在表演上仍有《古惑仔》的影子,夸张的肢体表演带有极强的喜剧效果。卓子强带领的黑帮团伙靠绑架巨富,获取巨额赎金。电影中的一场赎金谈判和一场虐待被绑者,分别呼应卓自强现实中的原型张子强绑架李嘉诚长子李泽钜(最终拿到破纪录的十亿三千八百万赎金)和绑架香港第二富豪地产商郭炳湘的事件。

       豪车豪宅、衣着鲜艳的张子强残忍,也是最贪婪、野心最大的那一个。他享受生活每一天的人生哲学使他不断寻求刺激与挑战,而三大贼王合作则是他渴望攀登的“珠穆朗玛峰”。

       现实中,张子强于98年在内地被抓,同年被枪决。



       叶国欢那部分剧本的巧妙,在于叶作为叫人心惊胆寒的黑帮老大,和对腐败官吏唯命是从走私商人的两部分故事的前后呼应。曾经的他在完事后突然提高佣金,雇主打开抽屉在枪与金库钥匙间选择了后者;如今的他在酒席上被灌得烂醉,面对大陆高官的高高在上与贪婪,在枪与象征贿赂的花瓶间忍辱选择了后者。电影一开始,中枪受伤的叶听说了那群生意壮大无限风光的电器走私贩,以为那会是一条得快钱的轻松道路,最终事实确是他在层层官僚中为“疏通关系”丧失全部尊严,丧失自我,不能再做那个举着AK47说着“X你妈”的随心所欲之人。叶国欢被暴打后,自知无用却拼尽全力追逐被偷走的货车,是对压抑与痛苦的反抗与宣泄,可谓悲壮。



       任贤齐在看到剧本后就很想演叶一角,官商勾结腐败之事、特别是写实的酒席场景,他在台湾有亲身经历过,表演时也融入了自己对无可奈何强忍侮辱的黑帮老大的观察。

       不得不说这一块故事是全篇最触动政治敏感神经的,或许是巧合,片中的内地高级官员形象很像前几年落网的重庆高官。导演欧文杰无奈地笑称如果把剧本送到内地审查,任贤齐部分会被删的一点不剩。没有大陆上映的希望,他们倒是放开拍,最终以五百万港币完成制作(当然不被透露的后期费用绝对远高于这个数字)。

       现实中,叶国欢的原型叶继欢早在96年就被香港警察逮捕,现关押在香港赤柱监狱。



       饰演季国雄的林家栋行业经验比三位导演都足,在片中极其出挑,演技炉火纯青,他的沉默中似有千言万语。与其他两位的事后选角不同,许学文在创作时就想到了林家栋,后者身上聪明兼容狡猾、亦正亦邪的气质,藏于人群中难被认出的特点,非常符合片中那个拿着各国护照、见一个人换一个名字的变色龙形象。

       销声匿迹数年间,季在加拿大为毒贩当打手,遭国际通缉才逃回香港(这些情节因篇幅原因没有呈现)。为讨生计,他住到昔日同党家中,筹划抢劫街角小金铺。那些搭在楼房天顶的居所简陋、潮湿,是与豪宅香槟截然不同的底层香港。



       传统香港黑帮片的兄弟情在这部分体现,且通过加入道德纠结,拓展角色维度,残忍之中多了几分柔情。以叙旧之名前来居住的季国雄多次塞钱给生活拮据的友人,归于正道的他现有一个温柔顺从的泰国妻子和机灵可爱的女儿,季几次表露出对平凡平静生活的羡慕之情,然而他利用住所踩点、甚至利用女孩运输枪支武器。面对事态败露被告发的危机,季拿起锁喉的折叠刀,却为是否亮出刀刃犹豫良久,露台铁丝上迎风飞展的床单衣物,呼应季暗涌流动的内心。

       现实中的外号“隐者”的季炳雄本人直到2003年年底才被香港特别任务连逮捕,现关于赤柱监狱。



       人物主导剧情,但主创为打造“殖民末期”香港的特殊时代感下了不少功夫,同样是资金有限,故事不同的三位导演遇到的困难也不同。陈小春部分场景还原难度不大,倒是寻找一辆那个年代的兰博基尼很困难。任贤齐部分发生在广州,由于得不到大陆允许,导演们拍摄杜琪峰某部电影之名到大陆,中途脱队,非法摄影,秘密取景。欧文杰用“刺激”来形容这段经历。香港街景大多在林家栋部分,团队特别注意路标、垃圾桶等细节,还要避开路边拿着iphone的年轻人。他们找到了当年的一个可乐易拉罐,为了照顾演员健康,拍林家栋喝可乐时只能换特别角度。有一幕飞机从居民楼顶低飞而过的场景,用了合成技术。回归前的香港,三位导演都还年少,头顶飞机飞过是他们的共同记忆。

       银河映像著名的剪辑师大卫理查德森负责本片剪辑,最终成果,三大贼王各占三十分钟,三人同时出现的重要的饭店场景则由三位导演经过大量前期准备,合作拍摄完成。贼王性格迥异,导演风格不尽相同,本片的出色之处,在于平行剪辑呈现出的很强的整体性,最难得是相同的情怀。


       位于市区的启德机场已经不在,欧文杰在首映后Q&A环节说香港人的根基也在失去。1997年的主权让渡,是香港历史的分水岭,也是三位主人公生活的分水岭。97年后,香港街头那些原本随处可见明目张胆的小偷逐渐不见,贼王绝唱未响,港人命运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