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5000绝望农民喝百草枯,自杀首选用药今起禁用

题图2
只喝一口就足以致命,即便立即送医也没有解药,平均死亡率高达90%,只要20来块钱就能买一大瓶……种种“优势”让百草枯这种农药一度成为中国农村人口“自杀首选用药”。 

庆幸的是,从今天(2016年7月1日)起,每年毒死超过5000人的百草枯水剂在中国被全面禁止销售。更具标志性意义的是,百草枯可以说是中国最后一种能够合法、方便地获取到的高致死率毒药了。百草枯水剂的禁用,将极大地降低农村人口冲动自杀死亡率。

题图

 

城市怕高楼,乡村怕农药

 

有人说,想自杀的人总有办法,不是禁止一种农药就能拦得住的。这其实是对自杀行为的一种典型的误解。

1

数据来源:南方医科大学 张宝兰

事实上,大多数自杀都属于一时冲动,并非去意已决。从媒体报道可以发现,在服用百草枯自杀的案例里,大量患者在送医救治的途中就已经后悔,“喝药就是一时赌气”是急诊医生听到最多的一句话。

香港大学防止自杀研究中心主任叶兆辉指出,21世纪前10年中国农村自杀率大幅下降,主要原因是人口迁移帮助农村女性远离了最简单的自杀方式:喝农药。

2

数据来源:北京心理危机研究与干预中心

从今天起,即使是留守在乡村的老人和儿童,也无法再轻易接触到高致死率农药了。

 

产生自杀冲动的人,如果轻易能够获取剧毒药物、爬上高楼屋顶,往往酿成一场悲剧,而喝下低毒药物或用割脉等方式自杀,则有相对更长的时间被发现和抢救。在城市生活环境中,剧毒药物的管制非常严格,常人极难接触到,安眠药等精神科药物则属于处方药,也不是有钱就能买得到的。

 

而在乡村地区,由于农业生产的需要,除草剂、杀虫剂、老鼠药等有毒成分曾长年处于合法销售的状态,有些农民把没用完的农药随意丢放在墙角,成为冲动型自杀的极大隐患。百草枯,无疑是其中最危险的一种:

 

由于独特的中毒机理,人喝下百草枯后不会马上出现呕吐、抽搐等显著症状,从而导致服毒者误以为“没事儿”,并错过最佳抢救时机。等到毒性成分被人体吸收超过一定量,患者要面临的就是痛苦而漫长的肺纤维化过程(不可逆),最终活活“憋死”。

 

这么危险,为什么不早点禁止?

 

“有毒”的东西没有被禁止,最根本的原因当然还是“有用”。要说百草枯被禁用,其实也算是一宗迫不得已的“冤案”。

 

作为全球使用量第二大的农药,百草枯在全世界绝大部分国家都被允许使用,在中国登记的历史也已超过30年。即便在中国已经禁用百草枯的今天,全球仍有超过100个国家可以合法销售使用,并且很多是从中国进口。

 

作为农药除草剂,百草枯实在是一款非常优秀的产品:除草迅速、彻底,使用方便,价格便宜,在农作物中几乎没有残留,对环境也非常友好,因为它遇到土壤就会马上钝化失去活性……简直具备一种农药所能想象的所有优点!

3

在中国,3岁的小朋友都会背诵“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这首诗反映的正是传统人力除草方式的极度艰辛。不是农民傻到非要在太阳最毒辣的中午除草,而是因为除草工作繁重,从早干到晚都做不完。在百草枯合法使用的30多年里,它极大地降低了农民的劳动强度,几乎以一己之力改变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形象。

 

要说缺点,唯一就是它会被用来自杀,并且没有特效解药。百草枯的冤屈在于,它本来只是用来除草,并不是卖给人喝的。用百草枯来自杀和用菜刀、绳子来自杀,本质上是一样的道理,这也是农药业界一直力保百草枯的核心论点。

 

拉锯十年终被禁用

 

身处救治中毒患者的最前沿,医学界在十几年前就开始集中呼吁禁用百草枯。为降低服用百草枯自杀的死亡率,避免百草枯被禁用,政府和业界也做出过很多努力。

 

首先,国家强制要求在百草枯中添加催吐剂成分,以便被人误服后能及时呕吐出一部分毒药。然而,百草枯作为常规农药本身利润率非常低,部分不良厂商少加或不加催吐剂,导致悲剧连连发生。即使是按要求加了催吐剂,如果大口服用,仍然会中毒致死??百草枯的成人致死剂量约为10毫升。

4

其次,农业部、四川省疾控中心联合一批百草枯生产厂家组建过社会关怀工作组,为百草枯中毒提供24小时专业急救咨询。关怀小组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百草枯中毒死亡率,但急救指导毕竟只是最后关头的努力,无法改变源头。

 

长达十余年的社会讨论和拉锯中,终究人命关天占了上风。

 

菜刀和绳子取缔不了,但百草枯还是有低毒替代品的。草甘膦、草铵膦、敌草快等农药成分,虽然性价比没有百草枯高,毕竟还是可以用的。关键在于,这些农药被喝进人体,抢救回来的可能性比百草枯高得多。

 

上一种因为类似原因被禁用的产品叫“毒鼠强”,同样是灭鼠效果很好,但经常被用来自杀和投毒,并且救治极为困难。当教育和防范都无济于事,就只能一禁了之

 

事实上,随着大部分剧毒、高毒农药的淘汰和限用,现在要找到“喝完必死”的农药已经很难很难了:

 

在技术进步和法规更新的推动下,绝大部分有机磷农药已经在中国市场上绝迹,剩下还在合法销售的敌敌畏,只要抢救及时,误服死亡率已经能够控制在较低水平。至于占到当前农药产品绝大部分的低毒成分,根本都不具备用来自杀的“实力”。

 

告别百草枯,也是在告别喝农药自杀的历史。

注:百草枯自杀死亡数据来源于《青岛早报》,详细内容见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