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这有些蛇也需要保护

题图

文/任金龙

 

最近世界自然保护联盟 IUCN 将大熊猫濒危等级从“濒危”降为“易危”,这个事件一时间刷爆了新闻微博朋友圈,看了很多媒体、研究人员、动物爱好者的文章,我感慨良多。别的物种我不敢妄加评论,但是作为一个两栖爬行动物学研究生而言,根据一些了解和切身体会,我有些话想说。

要研究动物保护,我觉得首先得知道物种是什么。要谈蛇的保护,我想从一种蛇说起。文章的封面图是一种加勒比海西印度群岛中圣卢西亚岛所特有土著蛇类,学名 Erythrolampus ornatus(Garman, 1887),英文名 Ornate ground snake 或 Saint Lucia racer,中文名称为饰纹红光蛇或者圣卢西亚滑蛇。这种成体体长不超过 1m 的小型蛇在最初被发现时曾是岛上最为常见的蛇类之一,然而19世纪初印度在该岛上引进了外来物种爪哇獴(Herpestes javanicus)之后,由于天敌的大量捕食,在短短不到20年的时间里, 饰纹红光蛇在岛上已经难觅踪迹。因为岛屿与世隔绝的地理因素,往往能够形成独特的环境和食物链,所以岛屿上的物种对于环境变化更加脆弱。终于饰纹红光蛇没能敌过残酷的生物入侵,在1936年宣告灭绝。

1

Erythrolampus ornatus (Garman, 1887) 饰纹红光蛇

但也许是命不该绝,1973年人们在距离圣卢西亚岛南端不到 1km 的 Maria Major 小岛上重新发现了饰纹红光蛇!值得注意的是,这个小岛的表面积仅为12.3公顷,没有哺乳动物和两栖动物,所以这种蛇很有可能以和它有着同样遭遇的圣卢西亚鞭尾蜥为食。正是由于失去过,才懂得了珍惜, 失而复得的饰纹红光蛇同样教会了我们这一点。随着保护工作的开展,饰纹红光蛇在1996年因为种群大小、威胁等数据缺乏仅被 IUCN 列为濒危(EN)物种,也就是我们现在可以看到的 IUCN 标准。但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岛上的饰纹红光蛇种群数量不足50条,也就是说这种蛇很有可能是目前人类所知的最濒危的蛇类,所以根据最新的研究结果, 饰纹红光蛇的 IUCN 濒危程度应该提升为极度濒危(CR)。

2

Maria Major 小岛全貌,饰纹红光蛇最后的家园

这种蛇是幸运的,因为有人在关注它们、保护它们;同时它们又是不幸的。为什么这样讲,因为即便我们就地保护、迁地保护等一系列措施使得某个物种的种群数量增加,但是它们原有种群所拥有的基因多样性已经大打折扣。研究表明,Maria Major 小岛上的饰纹红光蛇与圣卢西亚岛上已经灭绝的种群相比,其体型更小,色斑更加黯淡。基因多样性低在面对气候、环境变化也就更加脆弱,野生条件下可能会被拒在自然选择的瓶颈之外;再加上日后逐代的不断近交繁殖可能带来的退化,它们的未来似乎也并不那么明朗。但退一万步讲,它们还有希望。

3

安提瓜岛树栖蛇 Alsophis antiguae 极危蛇类,1995年仅剩50条左右

反观国内,我突然不知道从何说起,我们号称幅员辽阔地大物博,可是这些年来的经济发展带来的是什么,除了 GDP 我们就没有一点点反思吗?我们总不缺乏动物保护人士,但是动物保护组织的力量对于当前国内现状似乎是螳臂当车。先说破坏作用,人类活动、气候变化、生境破坏、生物入侵、宠物贸易、口腹之欲、衣装皮包、工业原料、“药用价值”等等一大堆都是老生常谈,或许其中某些因素之间或多或少有一些相关性或者包含关系,但我还是想一一列举出来。破坏作用里面有很多是无法阻挡的,我们没有办法;偷猎者我想他们已经无法教化了,等待他们的是法律的制裁。我有幸今年在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生命条形码南方中心实习过一段时间,短短一个月,竟然几乎每天都有警察、海关、法院的人来送样品检验,其中鉴定出来不乏虎豹狮象牙熊胆玳瑁等动物骨骼、器官或者制品,其数量之大令人咋舌。另外,在我参与的某保护区动物调查项目中,保护站站长大谈吃穿山甲、野猪,护林员、村民一起电鱼电蛙,此等行为令人发指!这些问题的原因可能有诸多方面我想我们很难去改变,因为我们似乎都很难成为决策者和领导者。但我们的确有很多物种比例子中的饰纹红光蛇现状好很多,我们还来得及可以做一些我们能做到的,不吃、不杀野生动物。等到什么时候动物们都灭绝了,才想起来后悔,难听一点别做那些断子绝孙的事儿。

4

被怕蛇的村民打死的山烙铁头蛇 Ovophis monticola

再谈保护,大熊猫确实我国特有、数量稀少,所以需要保护;但是我国的两栖爬行动物中商城肥鲵、温泉蛇、莽山原矛头蝮等相当多的物种均满足上述条件,但是在大多数国人眼中,没有那么“可爱”、“憨态可掬”,所以我认为中国的动物保护基本就是一个看脸保护的状态。饰纹红光蛇同样不那么“可爱”,但是它的存在就有意义,好在种群还有,好在有人醒悟,好在处于保护。没有正确地认识物种和物种在自然界中的作用与重要性,这是我们的国民和执法者都存在的普遍问题。而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我认为在于基础教育的缺失和偏差,分不清有毒无毒蛇而格杀勿论,恩将仇报的锅也不应该由农夫和蛇来背。总之,立法者、林业部门、执法部门、保护组织里面很多人根本不热爱动物、不懂保护、不了解现状,这是我国动物保护最大的悲哀。也许是我太过悲观,我觉得似乎只剩下科研人员能有一点点力量去改变,去改变立法者修改、完善相关法律;去从事相关的职业或者进行培训;去科普来解除大家对于两栖爬行动物的误解。还有就是务实地去做科研,得到动物保护所需要的数据,建立动物自然保护区,饲养繁殖以扩大种群数量等,不要让一个又一个物种布饰纹红光蛇的后尘。我也希望所有从事动物保护和研究的人,都能真正热爱动物本身,少一点利益,多一份热血。由衷地希望中国动物保护能兴利革弊,更上层楼!

本文仅表达自己的观点,如有错误和不足敬请批评指正。我一直都信那句话:“The only good snake is a live snake”,希望你也能信。

参考文献:

Williams R. Update on the natural history and conservation status of the Saint Lucia racer,Erythrolamprus ornatus Garman, 1887 (Squamata: Dipsadidae) [J]. 2016, 9.

Gibson, R. 1996. Erythrolamprus ornatus. The IUCN Red List of Threatened Species 1996: e.T12080A3321657.

(作者简介: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两栖爬行动物学研究生

原文链接: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17991091153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