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壮美:探访雪豹之乡——昂赛 (三)

题图

本文摘自野性中国摄影师李成(光阴几何web)《最后的壮美:探访雪豹之乡——昂赛》一文。

虽然春天已经到来,昂塞还是不时降下大雪,但通常只能保持不到两天的时间就会全部融化;澜沧江水河水开始顺势上涨,那些坚固的积冰,终于抵挡不住激浪的冲击,开始瓦解并一块块被上涨的河水冲下,此时,冬天在冰面上嬉戏并喜欢躲藏在冰缝中的水獭们失去了藏身之处,我看见它们在浑黄的江水里面顺势漂流,寻找新的栖所。
1一场大雪后,正是拍摄的好时机。

同样感受到太阳威力的并不只有冰雪,冬眠的动物们也开始纷纷出来活动筋骨了,一天傍晚,勇塔的女儿央宗发现家对面的山坡上有一只四处觅食的藏马熊,可惜天色太暗,已经完全无法拍摄。在当地,我们的向导唯一害怕的动物就是熊,昂塞近几年发生过几起熊攻击人的事件;在牧民迁往夏季牧场的时候,几乎家家户户的房子都有藏马熊闯入家中,通常是破坏一番后就扬长而去;但是,昂塞的牧民大部分都选择了容忍。

在整个三江源地区,人兽冲突都非常尖锐,藏马熊尤其突出,白天,我和向导们经常会在勇塔家附近铺满灰尘的公路上看到熊的足迹,没错,这些巨兽其实就在我们身边出没,但是,我却没有看到牧民们有任何捕杀它们的计划,更多听到的是各种关于熊的有趣故事。鉴于刚冬眠出来的熊具有一定危险性,晚上又是熊活动的高峰时期,我不得不停止了我的夜巡拍摄计划。

2

地形复杂的昂塞峡谷拥有数量不少的藏马熊,对面离乃崩神山不远的山梁就是前两年发生熊伤人事件的地方。

 3

天空飘起小雪,一只赤狐正在石头上喷尿做标记。

另两类和熊一样靠冬眠度过冬天的动物:旱獭和鼠兔,其实也是熊的主要食物;可能是季节还早,旱獭的洞穴在开阔的草地上为数不少,却一直没见到它;直到某一个晴天,它们好像突然商量好了似的,突然集体出蛰,一起出现在草地上嬉戏,舒展它们蜷曲了一个冬天的身体。而这一带特有的鼠兔种类:川西鼠兔,拥有一双米老鼠般的大耳朵,耍呆卖萌的能力丝毫不亚于它著名的亲戚——伊利鼠兔。

4呆萌的川西鼠兔。

5花脸庞,大耳朵是这种鼠兔最独特的特征,有时它会呆在洞口观察你。

6一对川西鼠兔在洞口嬉戏,川西鼠兔属于典型的岩栖鼠兔,喜欢住在悬崖峭壁或多石头堆的地方。

川西鼠兔与草原上常见的高原鼠兔不一样,属于典型的岩栖鼠兔,经常看到在峡谷岩石间奔跑穿梭,有时候远远见到人来了以后会呆在暗处不动,如果我们再接近一点,超过它所认为的警戒范围,川西鼠兔便会迅速钻进洞穴里面,一旦进入洞穴,它便彻底放松了警戒性,蹲在洞口观察外面的一举一动,此时我们就可以近距离地观察它的“呆萌”。

7

川西鼠兔春天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找一个没有遮挡的地方晒太阳,但这是有风险的。

8

昂塞的天空是各种鹰、隼等猛禽的天下。
9旱獭也开始从冬眠的洞穴中出来晒太阳。

昂塞乡所有的食草动物中,马麝大概是最怕人的一种,由于传统医药对于麝香的追捧,麝在全国范围内快速变得濒危,昂塞也不能避免;曾几何时,外来偷猎者铺天盖地的钢丝套差点让这一地区的马麝灭绝,三江源自然保护区建立后,当地政府组建了巡护队,通过不断拆除钢丝套与打击偷猎行为,现在马麝在当地种群稍微有所恢复,在乃崩神山茂密的灌木丛里,现在又可以看到马麝健壮跳跃着的身影了。但它们仍然保留了怕人的天性,通常只允许我们远远地看上一眼,很难有拍摄视频的机会。
10马麝和它的栖息地。

11

这只被捡鹿角的人惊起的马麝不经意间闯入了我的视线。

经过了数天的野外蹲守和考察,我们发现雪豹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容易拍摄,这位神秘的雪山隐士今天在这边吃了一只岩羊,明天又在那边留下一串脚印;每次我们上山,总感觉就在山上某处注视着我们,却总是不得见。通常所有的大型猫科动物都比较喜欢沿着山脊或栖息地内的大路行进,但雪豹的栖息地因为处在特殊的高山上,这样的地方没有明显的“路”可循,有的只是破碎的裸岩和悬崖峭壁。

12这是山脊上的一处雪豹做标记的地点,几只不同个体的雪豹会经常来到这里通过刨地,尿液,粪便等方式交流它们的信息。供图: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或许雪豹喜欢出现在岩羊数量最多的地方,紧盯岩羊群的方案在昂塞却并不一定行的通,在这里,岩羊虽然数量众多,但却相当分散,不论是山顶,山坡和河谷地带到处都有岩羊的踪迹,雪豹似乎在哪都能抓到岩羊吃。我们根据牧民的线索,在一处疑似雪豹繁殖过的洞穴一带进行了仔细地搜索,在陡峭破碎的山脊上我们找到了雪豹的刨痕,粪便,峭壁的底部通常是雪豹最喜欢做领地标记和行走的地点,我们在这里一块突出的岩石上还找到了雪豹喷洒在上面的尿痕。

13雪豹喷洒在石头上的尿渍……

但所有这些痕迹似乎都比较陈旧,沿着悬崖边缘隐约的兽径,我们找到了那个疑似雪豹繁殖过的洞穴,但可惜的是,洞穴附近并没有找到任何新鲜的雪豹痕迹。

14

为了拍摄雪豹,我们有时会在帐篷里蹲守一整个晚上。

通过近三周的调查走访,我们大致确定了昂塞乡雪豹经常活动出没的一些区域,收集回来的红外相机证据也显示,这里确实生活着为数不少的雪豹;在昂塞,大型动物群落仍然保持完整,这里仍是中国最后感受野生动物活力与大自然生机的好地方。

15昂塞乡拥有罕见的高原丹霞地貌。

一天傍晚,我花费两个小时爬上了勇塔家对面那条一直在我们视线中高高的山梁,这段峡谷壮美的风光在这里尽收眼底,乃崩神山巨大的石柱山峰像一座俯视峡谷的座佛,夕阳照射在被澜沧江数十万年来层层切割的丹霞赤壁上,仿佛来到了著名的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所不同的是,这里有着更为完整的野生动物群落与更为丰富的生物多样性,在我背后的山脊上,一大群岩羊正列队往高处行走;前面,古老的柏树庄严屹立在悬崖边;左侧的峡谷是典型的高原丹霞地貌,形态逼真的佛头与石柱深藏在峡谷间,如果在其它地方,毫无疑问会成为人们膜拜的名胜。

16昂塞大峡谷是中国少数能同时拥有壮丽风光和丰富的野生动物群落的地方之一。

雪豹和藏马熊栖居的洞穴就隐藏在这些丹霞峡谷间;金雕巨大的翅膀掠过山原,落向远方峭壁上的巢;夕阳下的澜沧江在远山峡谷间闪闪生辉,流向南方,滋养着遥远的东南亚的数亿万人们。在世界范围内,同时兼具壮美风景与野生动物完整性的地方不多,也许,这里应该能和美国的优胜美地国家公园或委瑞内拉的卡奈马国家公园这样的地方相提并论。

17

栩栩如生的佛头景观。

18

昂塞乡壮观的丹霞赤壁。

4月8日,在我们结束预拍摄与调研以后,清晨,北京电视台的陈欢和郑亿在峡谷边的一片开阔地为我们进行最后的一场采访拍摄,正准备期间,奚老师突然奇迹般地见到山脊上出现了一只雪豹,拖着长长的尾巴从山脊上走过,就那么几秒钟,我们甚至还没来得及打开机器拍摄,就消失在后面的山谷里了。这一幕,对我们的这次预拍摄来说,似乎是一场完美的谢幕,但对昂塞乡的雪豹来说,似乎预示着一个全新的开始……
19奚老师最后见到雪豹的一瞬间,大家都不约而同聚集到摄像机前,希望能在最后关头一睹雪豹的风采。

(全文结束)

摄影师介绍:

20李成,野生动物摄影师,探险家。曾在墨脱等中国最偏远的丛林中寻找并拍摄野生动物,屡次发现新物种与国内新记录物种,如白颊猕猴,棘棱皮树蛙等。

(文/光阴几何web,原文链接: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ODY2MDQ4MQ==&mid=2652611164&idx=1&sn=281b70bb0c2e9ec3230ec3b62ec7cbd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