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成立的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打算让我们的电影院里不只是商业电影

暑期档以来,许多部国产“大片”在票房上都惨遭滑铁卢,大场面、大花销制作和明星牌似乎正在慢慢失去它们对观众的吸引力。与之相反的是一些没大牌明星、偏向于挖掘故事内里并在表现形式上有所思考的“小众”片子们正在突围,获得的讨论度和票房都比过去要多得多。

今年和《美国队长》撞期引得方励一跪求排片的《百鸟朝凤》像一个出口,引爆了大众关于艺术电影的关注——虽然这种关注有多少是冲着电影艺术本身去的还有待商榷,但面对商业大片,艺术电影的生存空间被极度碾压还是值得我们好好思考。同时这还反映着国内观众观影选择范围狭窄,“观众会不会看艺术电影”和“能不能看到艺术电影”成了“鸡生蛋蛋生鸡”一样找不到头绪的纠结命题。

在《百鸟朝凤》被热议的时候,也有一种声浪越呼越大——建立艺术院线,让上映的影片能有差异化,给观众和片方都更多空间。而时间过去五个月,希望终于来了。10 月 15 日,“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在长春正式宣告成立,由中国电影资料馆(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联合华夏电影发行有限责任公司、上海暖流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万达电影院线股份有限公司、百老汇电影中心、北京微影时代科技有限公司共同发起。

对建立艺术院线这件事来说,最关键的应该是搞定片源、片单。而这次艺术放映联盟也将会组建一个选片委员会,委员会成员会由策展人、电影评论人、电影相关领域学者等共同组成,委员会会承担筛选艺术电影、确定最终片单的工作,对影片总体口味和方向进行把控。选片的原则也会面向大众,包括经典艺术电影、之前在院线上映过的艺术影片以及国内外较新的艺术片。

而对观众来说,这些艺术影厅分布在哪里、分别有哪些档期则是关注的重点。目前的“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首批有 100 个影厅参与加入,万达电影院线、百老汇电影中心、江苏幸福蓝海影院、四川卢米埃影业、重庆保利万和电影院线、中影影院院线、湖北长江电影、曲江影视、陕西文投影业都在名单内。艺术放映联盟也在场保证了每天至少放映三场艺术电影,每周至少保证 10 个黄金场次放映,未来影厅数字还会扩展到 400 个。

这似乎是艺术影片和小众影迷的“福音”。过去影院经理们排片,多数还是把票房当做最高指标——一家电影院一般是配备 7 个左右的影厅(小型影院 2-4 个厅,中型影院 5-7 个厅,大型影院才有 8 个及以上的影厅),一场电影通常有 2 个小时左右的时长,在同样的观众容量情况下,给卖座影片更多的档期、更好的放映场次是非常自然的现象。尽管“卖座”并不意味着“叫好”。

去年 4 月 30 日有 6 部新片上映,豆瓣评分仅为 3.6 的《何以笙箫默》拿下了同档期的票房冠军,上映首日也有 5000 万人民币的票房入账,而张艾嘉导演的《念念》首日票房仅为 79.9 万,王小帅的《闯入者》首日成绩是 45.1 万,排片占比仅为当时的 1.6%。首日票房成绩影响了大部分影院的后续排片计划,第二天也就是“五一”劳动节当天,《念念》排片 2.0%,《闯入者》排片仅有 0.9%。这两部电影的最终票房成绩都只有 1000 多万元人民币。

“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相当于给了影院们一个指令,让它们可以暂时抛开票房的考量去做一些真正的艺术化尝试。业已成名的文艺片导演们在创作时也会拥有更大的自由度,那些“旧作通过下载满天飞也获得了好评价,但新片也乏人问津”的尴尬场面也会得以缓解。

关于艺术电影的集中呈现,国内院线也不是没尝试过,但大部分都是用“电影节”来呈现的。除了上海电影节、北京电影节会有的固定展映之外,还有些德国电影节、意大利电影节以及某些在线售票网站(例如格瓦拉)举行的主题电影周会把平常较难接触到的艺术影片带到大荧幕上。不过这些影展的场次分散,放映时间也相对尴尬,多集中在工作日的上班时间,对大多数观众还是有点距离。

而在国外,特别是电影产业完整成熟的欧美地区,艺术院线已经存在许久了。这些艺术影院大多处在都市中心,银幕数不多,但观影氛围浓厚。这类艺术影院虽然不能大赚特赚,但有基金会、政府部分或是影迷专家捐款来支撑以完成基本运转。文艺片方也能利用这些艺术院线来累计口碑、扩大影响力,甚至他们还有专业权威的电影推荐、影评类栏目和颁奖季,一切都在给艺术片营造好的发展空间。

大部分国内影迷也正是看到这一点,因而欣喜地觉得“春天快到了”。

不过“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并不是解决所有问题的灵丹妙药,投资和审查仍然是大难题,情色主题和敏感题材并不会因此获得更多自由。而环境上来了,观众们的观影选择也需要调整。要让习惯爆米花配可乐的观众们慢慢接受风格化的叙述、具有实验性质的影像表达和沉闷压抑的深刻主题都还需要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