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镜》第三季回归了,不过归了 Netflix 后它变得有点不太一样

上个周末,许多人都在自己的微博或是朋友圈发了非常相似的状态——“看《黑镜》”。这部被人们称之为“神剧”的剧集从 2011 年在 BBC 4 台亮相以来就保持着极高的水准,用黑暗主题和冷峻的风格来探索科技和人之间微妙的关系。不过这次我们不用再苦等更新,而是可以一次性看够 6 集,这样的变化来自于制作方的改变——Netflix 成了《黑镜》这一季开始的合作出品对象。

这一季在烂番茄上拿到了 91% 的新鲜度,依旧是不错的战绩,但它的口碑却在不断两极化。不少人肯定了《黑镜》系列的主题和深度,不过却认为这一季质感不如以前。“英剧变美剧了”是不少观众失望的由头,却也粗暴地反映了在观众心中这一季和前作的差异。

在第一季当中,英国首相被迫和猪发生关系并进行直播,这种骇人听闻的场景揭穿了社交网络背后虚无的原罪;第二季当中,玛莎想让男友重新回到自己身边,却在人工智能的方向里迷失了自己……这些故事都用一个复杂震撼的前景做开头,来引出对科技世界的思考,结尾也并不一定反转。

而承担第三部开篇的是一个关于打分的故事,每个人的手里都有一部打分机,不但要对自己见过的每一个人打分,而且自己也在被各种规则评价权衡着。这个故事把重心放在了社交媒体年代下个人身份属性的缺失,但最终没有打破被科技掌控的状态。

第二个故事则讲述的是美国背包客为了赚钱参加了 AR 实验性恐怖生存游戏,最终倒在了自己的精神噩梦中;第三集的故事关乎监控与控制。而第四集干脆就把故事背景搬到了美国,加州的热情似火和前作中的故事发生地英国有着迥然相异的气质,并且这个故事还关注了 LGBT 人群,讲了一对女同性恋者之间的故事。第五个故事用 VR 来完成一场消灭基因缺陷的杀戮,而最后一个故事则把重点集中在了对科技和未来的担忧上。

目前观众们对第六集的评价最高,因为它的故事相对最完整,而且世界观构成宏大、铺垫完备,“颇有点初见的意味”。

不过批评归批评,《黑镜》第三季的编剧还是 Charlie Brooker——故事的核心人物没有变过。而在导演层面上,曾经执导过《赎罪》的 Joe Wright、《魂归故里》的导演 Dan Trachtenberg、《杀死汝伴》的 Owen Harris、《低俗怪谈》的 James Hawes 等名导都加入到了制作。不过这些名导风格个人化明显,虽然个人导演水平都很优异,但集合到一起还真是差别有点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