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验了半个小时的自动驾驶,我开始怀念方向盘了

作者:Rubberso

过去的半个小时,我把生命安全完全交给了一部陌生、高速运转的机器,任由它在高速公路上加速、减速、变道、超车。

我的双手并没有放在方向盘上——它完全在自己转动。没错,这辆经过改装的奥迪 A7 正在进行自动驾驶。

急驰而过的风景让我有些恍惚。前一天我还在抱怨北京拥堵的交通,一转眼已经驾驶着这辆测试车飞驰在慕尼黑的高速公路上了。

我知道,使用「驾驶」这个词是不准确的,因为在交出方向盘的控制权后,我所扮演的角色就已经从「驾驶员」变成了「乘客」。

如何「驾驶」一辆自动驾驶汽车?

这辆白色的 A7 绰号为 Jack,是奥迪为了测试自动驾驶技术而改装的原型车。它看起来平淡无奇,但配备了摄像头、雷达和激光扫描器等「豪华」的侦测设备,后备箱里还塞满了高性能电脑。

Jack 正在测试的自动驾驶技术将一步步应用在未来的量产车上,但这个时间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快。事实上,明年面市的新 A8 就会成为一个搭载部分自动驾驶技术的量产车型。

GFP_24104808.jpg

奥迪摄影师提供的图片,看起来颇为「大片」

在能够真正「驾驶」一辆自动驾驶汽车之前,我还做着 007 邦德式的「美梦」——只要按下一个按钮汽车就会立刻进入自动驾驶状态。

实际上,我和 Jack 的「交接」有一个非常平滑的过渡,而它的自动驾驶也并不是随时都能开启的。

当我从匝道开上高速并速保持匀速行驶后,Jack 便通过挡风玻璃下的灯光带和车载音响提示我可以开启「Piloted Driving」模式了。同时按下方向盘 5 点和 7 点钟方向的按钮后,它便开始了自动驾驶。

DSCF7436.JPG

方向盘上的「Piloted Driving」按钮

DSCF7448.JPG

青蓝色的灯光带表示 Jack 已经进入了自动驾驶模式

我的手脚都被「解放」了,眼睛也不需要再紧盯路况了,Jack 会帮我搞定一切。

自动驾驶期间方向盘会下降,因此我有了更大的活动空间——这个细节真的让我很惊讶,因为它意味着 Jack 的自动驾驶技术已经提升到了需要考虑人机交互的阶段。

2016-10-26 19_07_24.gif

在中控大屏幕的下方,还有一个小屏幕用于告知自动驾驶的剩余时间和 Jack 接下来要做的动作。坐在后座的奥迪工程师告诉我,当你输入目的地的那一瞬间,Jack 就已经生成了一份驾驶计划。根据实际的交通情况,它会进一步选择最优的路线。

DSCF7449.JPG

从上图可以看到,Jack 正准备向右变道

尽管 Jack 还是一辆原型车,但它的完成度确实超出了我的预期。所有新功能就像是这辆 A7 出厂就已经具备的一样,而 Jack 的每一个动作都是在计划内的。

这些都让我意识到 Jack 是比我更好的驾驶员,放开双手的不安全感也因此打消了。

它表现得像个「老司机」

除了保障车上的摄影师,高速上并没有其他人会关注到我。当然,旁人也没有必要去关注一辆看似「普通」的汽车。

外观上,Jack 看起来和量产版的 A7 没有太大区别。如果不是看到侧面印着的「Audi A7 piloted driving 」字样,你很难把它和自动驾驶关联在一起。

或许头顶一个硕大的激光雷达已经成为了自动驾驶汽车的「标志」之一,但 Jack 的传感器都被巧妙地隐藏到了车身内。

DSCF7430.JPG

车牌下方的黑色方块就是激光雷达

更为重要的是,Jack 在路上的表现就像是一个「老司机」。就拿变道超车来说,Jack 的操作过程很平滑,甚至会模仿我们变道时种一点点「蹭过去」的动作。

Jack 有时也会占用快车道连续超车,平均速度保持在 130 公里每小时。当它发现后面的车辆速度更快时,还会「礼貌」地变回慢车道。

DSCF7451.JPG

正是变道能力和这样积极的「小动作」,让 Jack 的自动驾驶技术超越了传统汽车 ACC(自适应巡航)的范畴,也让它巧妙地「隐藏」到了高速公路的车流中。

如果自动驾驶汽车也有图灵测试的话,我相信 Jack 一定是可以通过的。至少在高速上没有任何破绽。

自动驾驶并不「刺激」

坦率地讲,我觉得自动驾驶并不「刺激」。

这么说的原因在于,当朋友知道我体验了奥迪的自动驾驶汽车后,第一反应就是问我「这一定很刺激吧?」

实际上,除了方向盘下降所带来的「仪式感」,以及刚交出汽车控制权后的一丝担忧,整个自动驾驶的过程还是比较无聊的。

在花了一些时间适应自己的乘客角色后,我掏出手机拍了一个小视频,回了几条微信,然后从后座的包里取出了相机开始拍照,这些「违规动作」在普通汽车上都是不敢想象的。

DSCF7450.JPG

Jack 的仪表盘,注意「Piloted Driving」字样

与此同时,方向盘在自己转动,转向指示灯时亮时灭——但这一切都和我没什么关系了。我跟奥迪的工作人员开了个玩笑,说憨豆先生一定喜欢这辆车,因为它可以悠闲地在车上穿衣服和刷牙了。

或许这种「无聊」也是奥迪所希望达到的目标。自动驾驶应该致力于实现舒适、安全的驾驶体验,而不是去刺激到我们的神经。安全对于汽车来说永远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

不过,经历了半个小时的自动驾驶后,我确实开始怀念方向盘了。其实这也是汽车厂商面对未来需要考虑的问题——驾驶的乐趣仍然是不可替代的。当然,这是要分时候的。

未来很美好,但还有一些挑战

一旦进入城市道路,我就必须要重新接管汽车了。因为相比于高速,城市行驶虽然速度更慢,但路况(信号灯、行人等)要复杂很多。

按照 SAE(国际自动机工程师学会)对于自动驾驶等级的划分,Jack 已经达到了 Level 3 的水平,即「限定条件下的自动驾驶」。对于 Jack 来说,目前这个「限定条件」便是高速公路。

DSCF7359.JPG

奥迪将自动驾驶分为了「Assist」和「Pilot」两个阶段

除了在高速上飞奔的 Jack,奥迪也正在城市道路和赛道上测试自动驾驶技术。在年初的柏林国际电影节上,一辆自动驾驶的 A8L 把明星们从酒店接到了红地毯上。而自动驾驶的 RS 7 赛车正在很多赛道上「刷成绩」呢。

maxresdefault (1).jpg

因为参加了红地毯,这辆 A8L 测试车被成为「Red Carpet」

奥迪对于无人驾驶技术的研究始于 2009 年,而最近几年有了实质性的进展。这次我代表极客公园前往慕尼黑试驾 Jack,最明显的感受就是自动驾驶已经不是什么藏在实验室的秘密科技了,未来阻碍它普及的可能是「非技术」元素——交通法规、保险政策需要及时修改,大众的接受程度也需要逐渐跟上。

DSCF7427.JPG

zFAS 系统是 Jack 的「大脑」,目前它们的体积还不小

当然,我们也不希望汽车的空间被自动驾驶技术「侵占」。在 Jack 的后备箱塞满了各种主机和电线,但奥迪的工程师告诉我这是为了便于在测试中增添模块,未来它们会缩减到只有 iPad 大小的主板上,隐藏在车中。

人与机器的协奏曲

在自动驾驶发展的十字路口上,以谷歌、特斯拉为代表的科技公司希望尽早地进入完全自动驾驶,也就是所谓的「无人驾驶」阶段。

但传统的汽车厂商或许并不希望那么快交出方向盘的控制权,反而通过阶段性的升级把新技术带到我们的实际生活中——我们不会一步被「拉到」未来,但这种潜移默化的力量也是非常「可怕」的。

DSCF7429.JPG

我认为,Jack 已经为我们描绘了一个清晰的未来。当我们因为长时间开车而疲劳时,当我们堵在车流中时,是没有任何「驾驶乐趣」的,而自动驾驶技术可以给我们一个喘息的机会,或者提供一个更加舒服的乘坐体验(例如方向盘下降)。一旦我们想要自己「兜兜风」,又能够随时从机器手里拿回控制权。

按照导航,下个匝道就要离开高速了,Jack 通过声光提示我自动驾驶即将结束。30 秒后,方向盘慢慢升了上来,我重新接管了汽车。

我和 Jack 合作完成了一段美好的试驾。这让想到了一本书的名字,叫做《与机器人共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