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粤自贸区PK:市场的力量

文_金启航 

中国转型升级、对外开放、以开放促改革的试点样本功能 

当然两者还是有一些功能上的区别。比如,在四大功能里面,上海自贸区试点更多是金融领域。据了解,金融领导的试点基本都优先安排在上海自贸区。而广东自贸区,尤其是前海,更多是着眼于新兴贸易规则的制定,也即为中国引领全球新兴贸易话语权提供样本。 

无论主要以何种功能为主,在实际过程中,双方基本都会承担所有功能的尝试,地方也不会错失任何一个可能的试点,从各个方面承载着中国转型升级、对外开放、以开放促改革的试点样本功能,也同时包含了地方要自我发展的动力在里面。 

两者都具有较高的战略地位 

两者都是中国经济最发达地区,都被认为是此次重启东部战略的主要落脚点。纵观东部地区,最为耀眼的莫过于广东、上海、天津了,而前两者无论在经济基础、产业结构、国际影响力上都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 

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对于上海和广东特别重视。比如两者都是海上丝绸之路覆盖的地区。中央领导先后视察这两个地区。十八大之后,习近平把他到基层视察第一站定在前海,认为前海是“一个最浓缩最精华的核心引擎”,要求前海“依托香港、服务内地、面向世界”,画出最美最好的图画,并实现一年一个样的变化。而前海则是广东自贸区的核心地区之一。而李克强总理也先后两次视察了上海自贸区。 

承载着先进经验对外可复制、可推广的使命 

两个地区试点并非只是为了本地区的发展,更多的是承载了第二点所说的功能。同时,还要为其他地区形成可推广、可复制的内容。因为本质上讲,自贸区更多的是在经济体制、政府职能、金融等现代服务业等领域进行改革,上述两个地区具有较强的商业基础,因此较容易在稳妥改革的前提下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比如商事登记制度改革,本质上就是现在广东自贸区下属的横琴、深圳等地试点后,在上海自贸区推广后,再大规模在全国推广的。商事登记制度改革率先在上述两个地区试点具有天然的优势,在其他地区或无法如此快速顺利地进行。 

行政改革领域

两者各有千秋 

上海在经济领域还是做了很多改革。但广东自贸区在一些细分领域其实是走到了上海前面。 

以法院为例,前海法院多项举措开全国先河:在全国率先探索跨行政区划管辖案件,率先探索审执分离,率先探索司法行政事务管理权与审判权分离,首创港籍陪审员制度,选聘港籍调解员进行商事调解。 

税收优惠

广东占优 

上海自贸区和广东自贸区本质上都没有税收优惠。但广东自贸区内有前海合作区,因此属于政策叠加,部分行业享有15%的企业所得税优惠,这点对企业还是有很大吸引力的。 

市场的力量

殊途同归 

很多人士认为广东自贸区里市场力量很强,上海则是政策优势明显。这其实是一个错误的认识。上海的国际化程度之所以很高,就在于国际机构认同了上海的法制和市场的力量。只不过广东自贸区内民企力量更强。所以说,无论是上海自贸区还是广东自贸区,最终的成功必然是依赖于市场,而非政策红利。 

在这一点上,其实,上海自贸区和广东自贸区都是殊途同归。 

资源整合能力

上海高于广东 

广东自贸区三个地区分布在三个不同城市,且三个城市级别不同,管委会协调起来非常难。而上海自贸区的多个地区都统一位于浦东新区内,协调起来较容易。所以在资源整合上面,上海方面更为容易。 

国际化程度

上海占优 

面向世界,吸引国际组织进驻,是上海自贸区和前海合作区共同面临的课题。目前,上海自贸区明显占优。前海最早研究金砖国家开发银行落户并提出了申请,但最终金砖国家开发银行总部落户上海。 

其实,广东自贸区的影响力更多集中在与港澳的交流中,上海则是国际城市,的确国际化程度比广东高不少,这点从广东的500强外企数量、外资金融机构数量等可以看出端倪。 

金融领域竞争

市场和规则的较量 

上海自贸区的成立,无疑为上海打造国际金融中心加了“一把力”;广东自贸区内的前海合作区成立之初,也号称将打造“中国曼哈顿”。两者皆为金融中心,同打金融改革牌。有竞争才会有动力,可以预计,未来两者的竞争会是一场好戏。 

在金融创新方面,上海自贸区推出了51条金融政策,数量比前海多,自然比广东自贸区要多。(到截稿时为止,广东自贸区方案尚未出台。不过前海将是广东自贸区进行金融领域创新的主体) 

为何先将金融拿出来比较呢?因为根据现有消息,金融改革大部分会首先在上海自贸区试点,究其原因在于上海金融实力较强,法制意识浓厚。但是,由于前海的特殊情况,广东自贸区内的金融也会发展迅速。且由于广东自贸区内新兴金融以及和香港特殊的联系,外界普遍估计,广东自贸区内各种隐蔽的金融创新和实际上的金融活跃度要比上海强。尽管上海金融创新品种多,机构数量多,但在活跃度和创新度上,的确是以前海为首的广东自贸区较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