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一午睡,下午就崩溃?

09_86

文_胡雯雯 

前阵时间,一个当高级码农的朋友兴高采烈地晒朋友圈:“公司给每人配了一张躺椅,附加眼罩耳塞和饮料托盘!中午终于可以平躺着睡一觉了。”下面引来了一堆赞,还有各种羡慕嫉妒恨的留言。 

关于午休,似乎任何时候都能引来热议。在没有午休时间的企业,中午时分的厕所通常是满员的,每个“包厢”关门时间长达十几二十分钟,然后便能看到有人围着颈枕、睡眼惺忪从门后走出来的妖孽景象。 

午休氛围好的企业,不但每人有床位,还会专门熄灯拉窗帘。据某缩写为HW的大型民企员工透露,午睡时整个办公室昏暗无光、寂静无声、大体横陈,不小心撞进去的人,还以为到了停尸间…… 

至于大部分的企业,都夹在两者之间,趴在桌上打盹是许多小伙伴的午间必修课。但它越来越常被健康专家们诟病:压迫眼球、大脑缺血、对腰椎不利、妨碍呼吸、影响消化…… 

于是,许多人开始寻找健康而优雅的午休方法。比如自掏银子买张折叠床或躺椅,或是把靠背椅120度平放,脚架在主机箱上,又或是霸占会议室的沙发,霸气一点的直接躺到会议桌上。追求隐私的土豪们,干脆睡在自己的车上,或者在附近开个钟点房。 

那么问题来了,我们如此处心积虑地追求午睡,真的有必要吗?有些人可能会振振有词地拿出国内外各种研究,比如午睡能平稳血压、能提高工作效率、能预防冠心病、能改善抑郁等。但是,也有人发现午睡的作用并没有那么神奇。比如开头提高的那位朋友,晒完午睡装备的三星期后,我发现他每天中午又出现在群里,积极地聊天刷屏转帖子。 

有人问:“你不是该躺在专椅上打呼了吗?”他讪讪地回了句:“不习惯这种高规格待遇。睡过头好几回了,会也忘了开,然后下午还特别困。还是靠聊天提神吧。” 

放眼国外,似乎除了意大利和西班牙人(许多地方从下午一点到四点都是不营业的),西方人都不流行睡午觉。一些在美国加拿大工作的同学们反映,老外从来不在中午睡觉,一般吃个三明治或简餐,聊聊天后就接着工作。有些老外认为,中国人能在大白天睡觉是件非常神奇的事。而另一些老外则认为,在别人面前表现出倦意,是软弱的象征。他们宁愿靠喝咖啡来提神,也不愿意张嘴流口水的睡相被同事看到。 

其实,一些欧美公司的人力资源专家也研究过东方的午睡制度,并有过效仿,比如苹果、耐克和宝洁的美国总部。一家专门经营太空舱式“sleeping pods”的纽约公司,客户名单上还有谷歌、赫芬顿邮报和思科公司的名字。 

去年,加拿大多伦多的一家网络公司AskforTask.com专门为员工开辟了午休室,让一周工作时间高达70小时的员工有地方充充电。但六个月后,这项福利不得不取消。 

“我们的初衷是,让大家每天中午休息十几二十分钟,下午的工作状态应该会更好。但事实是,睡过头的人越来越多。有时我们听到如雷的鼾声后,不得不把他们从午休室赶出来,因为已经影响到其他人了。”公司营运总裁纳比尔·穆斯塔克承认。 

“许多人睡完午觉后,反而得频繁地喝咖啡,用水泼脸才能回到午睡前的工作状态。”在午休室开设的六个月里,这家原本高效的小公司,产出率不但没有提升,反而下降到了原来的70%。 

在该公司的健康顾问看来,这个道理其实很简单。就像有人一觉要睡十二个小时,有人只睡四小时就精力充沛一样。午休也不是对每个人都适用的。有些人可以在小睡以后迅速恢复状态,有些人却会一直萎靡不振,尤其是午睡超过半小时之后。 

迪拜一家社交品牌推广公司Brndstr也尝试过建立午休室,但两个月就中止了。“我们是一家刚起步的公司,需要随时随地跟所有同事交流想法,在急着找人时,才发现他消失在了午休室,真是太抓狂了。”公司创始人西蒙·哈斯顿说。结果,他在大办公室的一角添加了一堆沙发和休闲椅,一台50英寸电视,还有游戏机和小型体育装备。 

“员工疲惫的时候,可以来这里休息一下,聊聊天,玩玩游戏什么的。因为在开放式空间里,大家都可以看到你,所以大家都很自觉地控制着自己的休息时间。” 

多伦多的Askfor Task公司后来也是这么做的。它把午休室变成了“创意吧”,填充了靠背大沙发、音乐和电视,让员工们用娱乐和社交来取代午睡。“结果,我们的工作进度一下子比原来提高了近一倍。”穆斯塔克满意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