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僧到底有没有去过女儿国

马伯庸,专栏作家,江湖人称“马亲王”。

《西游记》里最美好的篇章,非西梁女儿国莫属。女儿国主千娇百媚,连唐长老都几乎动了禅心。读者读至此处,无不惋惜,不觉心想,如果真有这么一个国家该多好。《西游记》故事脱胎于真实的《大唐西域记》,虚实相间,许多经历都可以在现实里找到痕迹。那么,女儿国能不能找到?

还真有。《旧唐书南蛮传》里就记载了一个东女国:“俗以女为王。……女王号为‘宾就’。有女官,曰‘高霸’,平议国事。在外官僚,并男夫为之。其王侍女数百人,五日一听政。”茂州就是现在的汶川,雅州就是现在的雅安,所以这个女国,据学者考证大概是在今天的丹巴嘉绒藏区。“嘉绒”即“女王的河谷”之意。不过这个东女国的地理位置,和玄奘西行路线对不上。唐僧要从这走,就得学夏尔巴人翻喜马拉雅山去印度。

且看看玄奘自己的记录吧。《大唐西域记》第四卷里提及了另外一个女国:“此国境北大雪山中,有苏伐剌拿瞿呾罗国,……即东女国也。世以女为王,因以女称国。夫亦为王,不知政事。丈夫唯征伐田种而已。”看起来好像能稍微对得上号了。不过这个女国,可不是玄奘第一个发现的。有史可考的第一个中原记录者,是隋代的名臣裴矩。

裴矩写过一本书叫《西域图记》,记录西域四十四国的风土人情,进献给隋炀帝,在这本书里,就提及了另外一个女国:“女国,在葱岭之南,其国代以女为王。……女王之夫,不知政事。国内丈夫唯以征伐为务。”这个女国的地理位置在葱岭以南,和玄奘提及的女国非常相似;但关于国情描述,又和《旧唐书》里的东女国很相似。这应该是后世记录者把两个女国混为一谈,描述文字传抄错位所致。

细心的人也许已经注意到了。《旧唐书》里的女儿国,叫做东女国,那么玄奘笔下的这个苏伐剌拿瞿呾罗国,会不会就是西女国呢?

《旧唐书》里讲到东女国时,解释了为什么要叫东女国——“以西海中复有女国,故称东女。”也就是说,女儿国有两个,一东一西。东女国在丹巴。西女国在西边更远的地方。但是,西边指的是西海中,苏伐剌拿瞿呾罗国是在大雪山中,完全对不上号。所以在更远的地方,应该还存在第三个女儿国。

再次请出玄奘本人的记录。《大唐西域记》第十一卷里,谈到波剌斯国后,又接了一句:“西北接拂懔国。……拂懔国西南海岛有西女国。皆是女人略无男子。多诸珍货附拂懔国。故拂懔王岁遣丈夫配焉。其俗产男皆不举也。”就是说,萨珊波斯的西北,与拂懔国临近。拂懔国的西南方向有一个海岛,岛上的国家,叫做西女国。这个国家全是女子,男人很少,依附于拂懔国。繁育后代要从拂懔国进口男子配种,而且生了男孩的话要送走,不在本地抚养。

萨珊波斯的西北方向,是位于博斯普鲁斯海峡的君士坦丁堡。“拂懔”这个词,指的即是大名鼎鼎的拜占庭帝国。拜占庭的西南海岛,那显然是在爱琴海中,与《旧唐书》“西海中复有女国”的记载完全吻合。

德国人施瓦布编撰的《希腊神话故事》里讲,爱琴海上有个岛叫雷姆诺斯。这个岛上的男子乘船外出,带回很多外乡女子。本地女子们把这些小三和渣男都给杀死了,又怕色雷斯人会来报复,就自己选了女王,穿起甲胄,严守海岸。

恰好在这时候,阿尔戈的英雄们坐着船到这儿,女王就跟领袖伊阿宋说,不如你们留下来与我们婚配,好过千里万里去取那金羊毛。伊阿宋见女王千娇百媚,遂留在此处。只有赫拉克勒斯生来厌恶女色,仍然坚持跟少数几个伙伴留在船上。过了好多天,赫拉克勒斯见伊阿宋一直不肯出航,急了,催促他们快走。伊阿宋拗不过他,只得依依不舍地上路。女王眼泪汪汪地说你拿到金羊毛,可别忘了回来看我。

刨去细节不谈,阿尔戈英雄在雷姆诺斯岛的故事架构,和唐僧在女儿国的故事很相近。当然,无论西女国前身是不是雷姆诺斯,它的位置都远在爱琴海。玄奘西游是去印度,不可能到这里。所以玄奘在《大唐西域记》反复强调,这些故事是“非印度之国,路次附见。”翻译过来就是:“我是从一个朋友那里听说的,真没去过,真的。”

一想到唐长老先讲了个女儿国的荤段子,然后一本正经地解释说我是听说了,就觉得他太可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