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率太低,美国人不相信民主了吗?

投票率太低,美国人不相信民主了吗?

许多批评美国民主制度的人,往往喜欢攻击美国总统大选的低投票率。他们发现,从1970年代起,美国的总统大选投票率就开始低于60%,在1996年甚至低至50%。他们将美国的投票率与世界上其他国家进行比较,发现美国排在169个国家投票率的第120位。这些人也因此危言耸听地得出结论,“美国的投票率越来越低,证明美国人已不再相信民主制度”,要不就说,“美式民主已被政治和经济精英所垄断和侵蚀”。

但是美国投票率的真实情况到底是怎样的呢?美国的总统大选投票率在1972年时是55.2%,到了1996年跌至48.9%,但是这个数据统计的是所有达到投票年龄——也就是18岁以上的人口,这里面包括了许多没有资格投票的人。实际上,没有资格投票的人口占达到投票年龄的人口,1972年是2%,现在则超过了10%,例如2004年就有1750万达到投票年龄的人没有资格参加投票。如果将这些没有资格投票的人从统计中移除,会发现这个所谓的“投票率下降”现象几乎消失了,投票率变得有所起伏,有资格参加总统大选投票的人,贡献了平均55%左右的投票率,有些年份甚至与1950-1960年代相当。

美国投票率没有在衰退,当然,50%-60%的投票率对于其他国家尤其是欧洲发达国家来说,确实要低得多,但其实这也是一种误解。就好像你不能把苹果和橘子放在一起比一样,每个国家的投票规则千差万别,也会造就不同的投票率。一些国家有着强制投票的规定,假设美国人不投票就罚款100美元,那美国的投票率自然也会神奇地陡然升高。美国人不止是要为总统大选进行投票,他们的公共生活里充斥着选举,联邦、州、地方……美国人参加的投票远远要比其他国家的人来得多,他们当然有可能错过或者忘记一两场投票。

而且,在美国许多场合下,高投票率产生的投票结果和低投票率不会有什么两样,也就是说,低投票率不会产生不公平、不公正的选举结果。美国有1.6亿注册选民,从统计学角度来看,一个16,639人的样本,可以以99%的置信水平代表1.6亿注册选民,而仅存在1%的误差区间。也就是说,如果这随机抽取的1.6万人刚好代表这个人口(当然这只是一个粗略估计,现实要复杂得多),那这场选举就已经有了结果。这就好像是抽血,你抽一小支血,和抽一大瓶血,不会影响到最后的血液检测结果。

典型的例子就是美国的深蓝州(倾向民主党,加州、马萨诸塞州等)或者深红州(倾向共和党,密西西比州、犹他州等),这些州的选民因为无论怎么投票,一般都是特定党派的总统候选人获胜,所以选民的热情未必就有那么高涨。如果你去统计摇摆州(举棋不定,佛罗里达州、俄亥俄州等)的投票率,你会发现这些州的投票率还是很高的。摇摆州比起非摇摆州的投票率,2000年高出1.2%,2004年高出4.4%,2008年高出5.2%,在2012年,有64.2%的摇摆州有资格投票公民参加了投票,而非摇摆州为56.8%。

你花一个小时研究候选人、观看或参加选举辩论、在投票站前排队,那你也就同时失去了能做其他事情的一个小时。所以当上述“血液检测”情况发生时,人们衡量了时间的机会成本,会倾向于不参加投票。这没什么好耻辱的,反而是美国人擅于利用“时间”这一稀缺资源的一种体现,而不是“美国人认为选谁都行,没区别”。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