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料袋能不能用,吵了几十年也没定论

塑料袋能不能用,吵了几十年也没定论


[回声]人与塑料袋的战争,永远不会结束

近日,人民日报和人民法院报分别以《“限塑令”实施七年,超市商场用量普降2/3以上》和《“限塑令”实施七年名存实亡》为题发文,这让自一开始就争议不断的限塑令政策重新进入公众讨论的视野。其实,不单单是“限塑令”这一政策,从塑料袋出现开始,围绕着小小的塑料袋,支持者和反对者相互攻讦,相持不下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了。

1898年,德国化学家Hans von Pechmann在一次意外的实验事故中首次合成了一种蜡状混合物,但当时这名化学家并没有发现这种有机物的使用价值。1933年,英国帝国化学公司的两位科学家不小心在一次试验事故中合成了聚乙烯,不久之后,聚乙烯开始了大规模商业化生产,其中德国著名化学家Ziegler还因为发现了高分子聚合物而获得了1963年的诺贝尔化学奖。聚乙烯轻巧、防水、耐用、易于大规模工业化生产,很快就被制造成各种各样的生活用品,今天的大部分塑料袋也是聚乙烯制品。二战之后石油化工技术快速发展,塑料制品在普通人生活中大量出现,改变了人们的生活。

和今天不同,1980年代,当塑料袋刚刚开始大规模使用的时候,人们对于这个新产品的态度几乎是一边倒的支持,甚至连环保主义者都积极推广塑料袋。原因是1980年前后环境保护的主要议题是森林资源保护,塑料袋替代了传统的购物纸袋,减少了对纸的消耗,间接的保护了森林。持有这种观点的环保主义者今天仍然存在,例如美国著名的环保人士Stephen Joseph,他甚至建立了一个叫“拯救塑料袋”的网站。但关于环境保护的理念总是在变化,塑料袋现在已经是多数环保主义者的眼中钉肉中刺,最让环保主义者无法容忍的就是它的不可降解性。

在环保主义者的积极推动之下已经有为数不少的国家对塑料袋采取了限制性政策。加拿大的部分地区,例如利夫拉皮兹镇出台了极其严格的禁止使用塑料袋法规,使用者罚款1000加元,这项政策出台之后全镇人果然再也不用塑料袋了。澳大利亚2008年底开始向超市使用塑料袋征税,澳大利亚环境、遗产与艺术部长加勒特本人在宣布这一决定之后表示,他自己其实并不支持这么做,因为这样像是在惩罚顾客。中国也在奥运会开始前的两个月开始执行限塑令。而根据约翰·刘易斯零售公司的董事长查理·梅菲尔德所言,在爱尔兰对塑料购物袋增加消费税之后,虽然购物袋的使用量下降了95%,但是卷帘袋的使用量上升了400%。这一现象在国内的超市也很容易观察到,许多顾客为避免花钱购买塑料袋,就直接从超市的生鲜区拿卷帘袋用,卷帘袋免费并且容量要小于购物袋,于是顾客们普遍都会多拿两个。

英国南部的德文郡莫德伯里镇在2007年5月1日开始禁止免费使用塑料袋,是英国第一个开始推广限塑令的城镇。根据英国卫报的报道,在积极推动这一变革的过程中,当地居民,摄影师丽贝卡·霍斯金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2006年初,霍斯金在中途岛拍摄了一部名叫《海浪的倾诉》的短片。在看了这部短片之后,莫德伯里镇上的商家自发的开始实施塑料袋禁令,之后两周,这个城镇都投入了这项环保运动。霍斯金也因为这次事件而被媒体称为“袋子女士”。但在卫报的报道中,记者除了看到这个小镇上禁绝塑料袋的运动之外,还看到小镇居民们驾驶的许多大排量四驱车。在气候学家詹姆斯·拉夫洛克看来,禁止塑料袋对于环境保护只是一种象征性的姿态,没有实际意义。

2014年,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州长布朗签署了在全州范围内限制使用塑料袋的法令,该法案通过后,反对限制使用塑料袋的美国塑料袋改革联盟(APBA)立刻行动起来,他们播放电视广告向当局施压。支持该法案的加州人反浪费组织(Californians Against Waste)也采取了对应行动,他们自称收集了超过50万签名支持这一法案。在全球范围内,对于塑料袋是否应该被限制使用的争议就如同正反双方唇枪舌剑的战场。

不单单是推广限塑令存在争议,关于塑料袋对环境的具体影响实际上也一直异议不断。环保主义者认为塑料袋威胁海洋动物的生存,但反对人士不这么认为。

2011年,正在美国各州开始推广限塑法规时,美国南卡罗莱纳州发生了一次塑料袋生产厂家将可循环使用的尼龙袋生产厂家告上法庭的案件。生产塑料袋的Hilex Poly公司认为尼龙袋生产商ChicoBag公司的网站上扭曲了一些数据,包括夸大了由于误食塑料袋致死的海洋动物的数量,引用美国美国国家海洋大气管理局(NOAA)早已过时的“只有1%的塑料包装袋能够重复利用”的数据(2009年数据为11.8%)等,涉嫌虚假广告。这起案件最终以双方达成和解结束,尼龙袋公司修改了自己网站上的错误和夸大数据,塑料袋公司也不再穷追猛打。

上述这起案件中所提到的每年有大量海洋哺乳类动物、海龟和海鸟在误食塑料袋之后死亡,是环保主义者们反对塑料袋的重要理由。流行于环保主义者中间的一种说法是塑料袋每年在全球范围内造成10万只海洋哺乳类动物和100万只海鸟的死亡。即使不是环保主义者,这种言论听起来也足够令人心惊。但相关组织所出示的研究结果表明,环保主义者们在以夸张的数字误导公众。根据美国海洋哺乳动物委员会(U.S. Marine Mammal Commission)专家David Laist在接受英国泰晤士报的采访时表示,根据他的研究,塑料袋对于海洋哺乳类动物的伤害远远没有被遗弃的渔网、渔具、缆绳等严重,对于海洋哺乳类动物和鸟类来说,即使塑料袋能产生一些不良影响,也只是极少数个例。一个名叫卡斯卡迪亚(Cascadia Research Collective)的专业动物尸检组织对2010年四月死于美国西雅图海滩的灰鲸进行解剖之后发现,在鲸鱼的胃中存在塑料袋、小毛巾、手套、鞋子和其他垃圾,同时这只灰鲸头部还有一个明显的,由螺旋桨造成的伤口。灰鲸的生存环境确实受到了人类活动的影响,不过该组织认为无论是这处伤口还是胃中的垃圾,都不是导致灰鲸死亡的原因。灰鲸是典型的滤食性动物,吸入水底的各种杂物也是正常现象。海洋哺乳类动物误吞塑料袋的比例并不比误食其他垃圾高,靠限制塑料袋保护海洋动物并不比限制鞋子、手套更有效率。

与海洋哺乳类动物的问题类似,关于保护海龟的问题也是环保主义者和反对者互相呛声的战场。部分种类的海龟以水母为食,漂浮在海面上的塑料袋形似水母,环保组织常用吞下了塑料袋的海龟照片来证明海龟是白色污染的受害者。不可否认,这种情况确实存在,但在支持使用塑料袋的人看来,要判断塑料袋对于海龟的影响大小,专业机构的统计数据比照片更有说服力。根据美国国家海洋大气管理局在2008年发布的报告显示,塑料袋极少是海龟死亡的主要原因。一家专门收治受伤海龟的公益性组织,海龟救援和康复中心(Sea Turtle Rescue and Rehabilitation Center)发布的1996年至2012年长达十余年的救治统计中甚至没有任何海龟被塑料袋伤害的记录。根据美国国家海洋渔业局的统计,造成海龟非正常死亡最多的人类活动其实是渔业而非塑料制品污染,海龟救援和康复中心的统计也可以证明这一点,在该组织的记录中多次出现了海龟被渔网或钓鱼线缠绕受伤甚至致死的案例。若要减少对海龟的伤害,禁止钓鱼比限制使用塑料袋更有用。

除了对野生动物的影响,塑料袋对大气、土壤、水资源的污染和对石油的消耗也是许多忧心环境的人关注的重点。但从多国政府和研究机构发布的研究报告来看,可能实际情况比热心环保的人担忧的要乐观的多。2005年,苏格兰政府发布了全面评估塑料袋和纸袋对环境影响的报告。这份报告将塑料袋和纸袋从生产、使用到回收或变成垃圾的整个生命周期进行了全面的对比,结果可能出乎多数人的意料。例如,在生产的过程中,纸袋要比塑料袋多消耗10%的能量,耗水量更是塑料袋的四倍。生产纸袋所造成的温室气体排放是塑料袋的3.3倍。纸袋可能造成的大气酸化和空气质量恶化分别为塑料袋的1.9倍和1.3倍。在水体富营养化方面,纸袋可能造成的污染是塑料袋的14倍。结束使用周期后,纸袋还会造成2.7倍于塑料袋的固体废弃物。因此,如果从环保的角度出发,使用塑料袋比使用纸袋更加明智。

在接受泰晤士报采访时,英国下议院议员杰弗里·考克斯说道:“我不喜欢塑料袋,我当然支持对塑料袋的限制,但是在采取行动之前,我们应当确保信息的准确性,任何行动都不该在误解的基础上展开。”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