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声】军力超群的美国,为何靠民企运导弹

【回声】军力超群的美国,为何靠民企运导弹

【回声专题】军力超群的美国,为何靠民企运导弹

最近,美国的《华尔街日报》发布一项报告称,2014年被送往欧洲参加北约军事演习的“地狱火导弹”在运回美国的途中竟误送到古巴,这场“乌龙事件”恐成为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军事泄密事件之一。美国政府正在设法与古巴政府交涉追回此枚导弹。消息称这枚“地狱火”导弹是由美国最大的军工企业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生产制造,并让其承运。为什么美国放心把这么重要的国防军工业务交给一家私人企业呢?

根据斯德哥尔摩国际研究和平所的数据显示,截止2013年,美国军费开支从2011年的6700亿美元下降到6190亿美元,这是自1991年以来最大的跌幅。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冷战结束,克林顿上台推行“新经济”政策以来,美国政府就已经开始大幅削减军费开支,国防部减少了用于投资、采购、研究、开发、测试和评估等多个项目的资金。1996年,国防部在国防领域的研究资金下降了52%,克林顿政府还通过购买民品,降低采购费用。到2000年,美国军费占GDP的比重仅为3.8%,比1992年减少约1个多百分点。

进入二十一世纪,特别是“911”事件后,布什政府不断要求增加军事开支打击恐怖主义,虽然国防预算增加,军事工业增速很快。2003年,美国国防部与运输司令部为了实施了了一项国防交通协调行动(DTCI)计划,将国防部的大部分货物运输外包出去,不仅为那些民营企业提供了商业机会,又能通过公平竞争给予政府最优选择。

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之后,美国的国防预算紧缩越来越明显,甚至取消了几个主要的国防项目,包括未来作战系统(FCS)、远洋战车(EFV)等。美国国防部为了降低国防运输成本,在2014年,让Menlo国际物流公司获得了价值16亿的合同用来管理来自全国各地二十多个补给站的货物运送。

当国防部的各采办部门与承包商签订完合同后,还会在该项目设置一个里程碑决策机构(Milestone Decision Authorities),对项目的成本、进度、绩效、风险进行考察,在每个阶段设立一个里程碑决策点,在这个决策点MDA会进行阶段性评估,判断该项目是否能按计划继续下去,是否符合预算。如可行,则继续下去。如不可行,就会毫无犹豫地报告国防部中止或冻结该项目。

业务外包不是意味着政府不需要对承包商进行资格审查,相反,美国对申请成为美国国防部承包商的无论大、小的企业都要进行背景审查。美军对每份合同都会派负责人来进行跟踪调查,进行监管验收。在装备方面,美国还有一个全寿命周期管理系统(Total Life Cycle Systems Management),从装备预研、前期演示论证,开发、生产部署到维修直至退役全过程的管理。

由于负责人是单向责任机制,因此项目经理需要对每份合同认真对待,对系统监督、管理、研发、生产、等基于装备支持性能的相关活动。负责人还需要在对生命周期维持战略收购基础上,注重维持重点性能指标(如:物资供应、物资可靠性、平均故障率)等重点设备;根据部队需要的性能协议提供连续、可靠的优惠支持;根据政府行业的需要提供整个生命周期的的性能协议,确保系统设备维持在最佳水平。

在2006年美国的另一军事企业大户波音公司被控未经美国政府许可向海外出口94架装有“QRS-11”回转仪芯片的民用飞机后,除了支付1500万美元的罚款。美国国务院还指派了一名独立的外部官员负责在两年之内监督波音公司的飞机出口业务。

美国政府与私人军企合作历史久,私企搞技术,政府买产品。

事实上,美国政府与私人企业之间的合作由来已久。上个世纪初,飞机才刚发明,洛克希德就搭上飞机制造业的便车兴盛起来。只不过当时的私人军工企业还停留在军备制造业的初级阶段,比如生产一些零部件等。二战的爆发给美国的私人军工企业带来了发展机遇,他们趁势而起,为武器装备行业研究做出了突出贡献。

冷战时期的军工复合体(military industrial complex)政府将除了核武器之外的常规武器、军服到基础设施建设等都承包给了私人企业。为了与苏联进行军备竞赛,政府还制定了“研究与发展计划” R&D(Research and Development)用于国防领域,其中三分之二的研究资金由联邦政府出资,企业研究失败还会获得政府补助。不过也是得意与民营企业的帮助,才使美国不会像苏联举国发展重工业的情况下导致民不聊生。

正是这种紧密的联系让美国政府和私人军工企业形成了共生关系,政府需要企业的科学技术的研究成果,而企业需要来自政府的订购订单。

美国政府是私人军工企业的最大买方,蝇头小利恐难让私人军工企业出卖国家机密。

美国之所以敢放心地把自己的军工交给私人企业运营,不仅在于为了削减国防开支预算,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在经历了一个多世纪的发展后,像洛克希德这样的私人军工企业不再作为简单的零部件分包生产商,而是成为军火制造业的龙头老大。国防部已经成为洛克希德 ·马丁这样的私人军工企业的最大买家。2010年洛克希德 ·马丁公司营收458亿美元,其中84%来自美国政府(国防部和其他联邦政府机构),15%来自外国政府机构(包括武器销售),剩下的1%左右为一般商业客户。

利益上的考量使私人军工企业能在大是大非面前保持清醒的头脑,但是美国为了防范最坏的情况出现,在对私人军工企业进行军火采购时就国防部要求承包商必须签署《国防部安全协议》之外,还要承包商遵守《国家工业安全计划操作手册(The National Industry Security Program Operating Manual,NISPOM)》。如若泄密,将会追究其刑事责任和面临高额罚款。美国国务院曾在2000年对洛克希德 ·马丁公司提起诉讼,指称该公司在1994年曾向中国透露了有助于提高导弹发射技术的机密材料,并罚款1300万美元。最后这笔款项被用于改进该公司的保密程序,以防止以后再发生类似的事情。

美国国防还严控私人军事企业与他人共享技术。1998年,波音公司曾因与他人共享太空火箭领域的某些技术而被罚1000万美元。2001年,该公司又因在未得到政府出口许可的情况下转让某些技术而被迫支付400万美元罚金。

除了签署保密材料,国防部的承包商们还需要面临来自国防安全服务部的涉密监督。

在《国家工业安全计划操作手册》中还对承包商涉密材料的国际运输做了细致规定:所有机密材料在国际运输都必须是双方政府批准的,并且要保证机密资料能按预期转移到他国指定的政府代表处(Designated Government Representative ,DGR)。2008年3月,美国国防部误将一批不含核物质的洲际导弹引信误送到台湾,而台湾订购的却是直升机电池,这让美国国防部十分困窘且难以容忍,最后空军部长温恩和空军总参谋长被迫引咎辞职。

除硬性文件规定外,国防部还设置了国防安全服务部(DSS)来负责评估和监控在NISPOM执行过程中需要接触涉密信息的承包商。2014年9月9日,位于德州的沃斯堡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沃斯堡业务在年审中通过了美国国防安全服务局授予的高安全级别。在这号称拥有美国规模最大和最复杂工业设施的沃斯堡工厂,DSS需要进行为期一周的评审,包括在该设施进行的所有涉密项目。在DSS评估的近13500家承包商中,只有不到5%的承包商获得了高级别的成绩,是工业安全计划的最高等级,也是对那些全面落实国家工业安全计划操作手册的承包商的认证。

在此次“美国误运导弹到古巴”事件中,由于这颗地狱火导弹是运到欧洲进行军事演习,因此并没有装置任何炸药,并不存在安全威胁,因而当这颗导弹在在法兰西机场转机时,很可能误被当作民用物资装上了飞机飞向了古巴。


[详细]